注册会员 登录
Project1 返回首页

咕噜禁地 https://rpg.blue/?29974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正常人不准入内

日志

【13】某故事

已有 48 次阅读2013-2-18 20:15 |个人分类:某故事| 故事

过了一会儿,郁川又进来了,他说道:“柯琳没事了,我出去买一下菜,你老实在房间呆着别出去惹她。”


“知道了,你去吧。”

他出去了,当我听到他关大门的声音,我爬了起来,走出卧室。看到柯琳呆呆的坐在沙发上,满脸泪痕,眼睛都哭红了。我走过去,坐到她身边,把她的头绕过来,靠在我胸口。我轻抚她的头发说道:“柯琳,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生气,这么伤心,不只是因为担心我惹来一身祸,而更多的是以为我喜欢上了那个女人。柯琳,这样对郁川不公平,为什么到现在你还无法全身心去爱他,他已经对你千依百顺了,还有几个人能做到这个样子。连我有时候都不听你话,可是郁川对你完全言听计从,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这样子我更对你放心不下,也觉得非常内疚。”

她没有说话,只是两手环过我的腰,紧紧抱着。我揉捏一下她的肩膀继续说道:“我和那女人除了上过一次床,没有更深层的关系。但是自从和她那次之后,那男人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三天两头打她,没间断过。所以我为她担心,对她充满负罪感。我知道我错了,可是事情已经无法换回,只希望时间可以平息一切。包括你的心,不要再彷徨了,郁川已经等得太久了,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他迟早会发现我们的异样。”

她的头轻轻在我胸口磨蹭一下,然后说:“我从来没有跟你说过关于郁川的话,不可否认,他是一个很好的男孩子,所以我也接受了他,但是为什么在他身上总找不到如你这般安全感,信赖感。我不需要他完全对我千依百顺,我只希望他能像你这样对我有所叛逆却还都是为我好。”

我说:“我们在一起了多少年,你跟他才认识多久,慢慢来,总有一天,他会比我更懂你,更会呵护你。”

“难道我们真的不可能了么?”

“我想过了很多,我觉得可能我们天生注定只能做朋友,要是有可能,这么多年来早就有可能了。所以我希望你放弃,不要再对不可能的事有什么期盼。其实做朋友也没什么不好,这七年多来,我们不是都很快乐么,为什么非要做恋人。”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女人总是想找最安全可靠的港湾靠进去,而男人永远追求更新鲜更刺激的去挑战。所以你我对我们关系的态度有所不同。我不再对你有什么奢望,我答应你,从今天起,我会真心去对郁川,不再彷徨。但是你也不要走远,我们依然是朋友,永远是朋友。”

我对她释怀了,“希望你得到真正的幸福,有郁川在你身边,我就放心了。”

“我也希望你能幸福。你和小三真的没有一点感情在里面么?”

“我现在也说不清楚,但是在她还没恢复到平静生活之前,我不能说跟她没有一点关系。”

“那你是说你有可能会和她在一起?”

“这是不可能的,你也知道我和她不是同一路人。我永远满足不了她那种人对金钱的欲望,而我只是对她在某个时候来感觉。记得郁川说过一句话:孤男寡女挨着住,怎么都会发生点事情。是的,我们又何尝不落俗呢,孤单寂寞的时候总会想发泄。但也就仅此而已。”

“不管你对她有没有感情,我希望你不要再和她有任何瓜葛,就算是为了你的安全,你也必须这么做。现在那男人还不知道是你跟她有一腿,要是知道了,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这个你比我更清楚。我只希望你不要再执迷不悟。我帮你留意一下我身边的女同学,朋友,看看有没有合适你的,有的话介绍你认识认识。”

“知道了。有合适的再说吧,反正我不急。”

她没再说话。我又说:“柯琳,我觉得我再老搅进你和郁川里面去,有些不妥了。有我在,你永远看不到他,我想我以后少接触你们,没什么特别的事我就不过你那里去了。”

她沉默了良久才说道:“好吧,但是你要是有什么事一定要及时跟我说,不要像这次一样瞒着我,幸好你还没事,要是出什么事,那我不担心死啊。”

“好,我答应你,以后什么事都统统告诉你。你也是,要是和郁川闹什么别扭,不开心,可以来打我骂我发泄,别憋在心里憋出病了……。”

这时突然响起敲门声,然后传来郁川的声音:“开门,我回来了。”

我一阵慌乱,赶紧把柯琳一把推开,出去开门。

郁川见到我,诧异的问道:“不是叫你老实呆在房间里么?怎么出来了?她没打你吧?”

“说什么呢,还真把我当成暴力狂了。”柯琳说道。

她变得真是神速,刚才还是哭哭啼啼的小女人,一下又变回烈女的本性。

我和郁川同时看向她,有点不敢相信,可是随着她又说:“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我们彻底相信了她确实是柯琳,于是又同时呵呵笑起来。

我突然想起什么,于是再回看郁川问道:“她不是说你今天不来么?你怎么来了?”

“我想来还来不了?她能阻止得了我么。”

“哟!玉皇大帝什么时候掌回权了?”

“你再神气看我等下不把你赶回去。”柯琳喝道!

“不敢了,我去烧菜了。”郁川说着灰溜溜提一袋东西向厨房走去。

我跟了他过去笑着说:“我来做吧。”然后要拿过他手里的袋子。

可是他拽了回去说:“你好好歇着吧,今天由我来服侍你们。”

“恭敬不如从命,那就有劳你了。”我停下了脚步回到沙发,跟柯琳并排着坐下,打开电视,没有再说话,只是偶尔对视一下。

吃完午饭,我们一起出去逛了一下街,然后还是去仙踪林泡着,晚餐也在外面解决了。但是我感觉我们三个人已经有些微妙的变化,郁川的眼神经常游离在我身上,有时候我也不自主的看向他,当目光相撞,他和我都迅速转移视线。

晚上还是柯琳睡卧室,我和郁川睡客厅。

我刚躺下,他就直接从后面抱住我,连征求我的意见都没有了。我慢慢转身,面向他,然后看到他流露出有些惶恐的眼神,我轻轻的抱上他,他也慢慢依偎过来,头枕在我的臂弯,脸颊贴到我胸口。这是我们第一次躺着正面拥抱,充满着无限温情,我第一次感觉到两个人相拥可以这么美妙。我们都没有说话,或许此时此刻,所有语言都是多余的;又或许我们在享受这份温情的同时,心里充满后怕,所有想说的话都说不出口。

我一再提醒自己,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几次我在心里对自己默念道:该放手了,该放手了!可是还是对他的拥抱恋恋不舍,迟迟松不开手。最后一闪念的抉择,我迅速抽出抱着他的手,同时把他推开,转过身再背对他。

我屏住呼吸,他也没什么声响。

凝固的空气里,散发着淡淡的哀绪。烟飞烟灭,或许也就那么一刹那;而我们情聚缘散也该是瞬间之事。就让时间慢慢冲掉那份淡淡却甜美的感觉,我抓不住它,也不敢去抓住。

第二天,我继续做些图,柯琳在客厅看电视,郁川一会儿在卧室看我做图,一会儿跑出去跟柯琳看电视。今天我和他话都很少,偶尔看看他,他一触碰到我目光就有些慌乱。

晚上我还是送他们去坐车回顺德,这次我没和他拥抱道别,只是拍拍他的肩膀说:“好好照顾柯琳,希望你们幸福、快乐。”他低着头没说话,柯琳也没说话,头别到一边去,露出淡淡的哀愁。

他们走后,我坐公车回家。坐在车里,望着窗外,迷离的夜色,令我心绪不宁,街道上弥漫着霓虹灯惨淡的光影,杂乱而苍凉。公车里播着音乐电台,此时正放一首韩国电视剧《爱上女主播》主题曲-《you can~t say》you can~t say不要紧现在请忘记我不想使你悲哀所以暂时停止我的爱you cna~t dream无论何时我一样会站在这里不管发生什么事我的心永远不变像花一样你永远会留在我的记忆里像现在一样永远留在我的心中允许我能在你的记忆里能开心的面带笑容

酒店图纸在两天后完成了,我跟陈老板去给甲方做了报告,一切都比较顺利。接下来就进入施工阶段,我只要配合选一些材料和解决施工遇到的问题就好了,生活一下子变得慵懒起来,每天就逛逛街,上上网,看看电视,然后睡大觉,偶尔做些其他兼职公司的图纸。我基本不去顺德了,偶尔给柯琳一个电话,一个信息问候一下,但是基本不提及郁川。而郁川,我和他彻底失去联络,好像我们约定好了似的,我没有给他任何信息,他也没有给我,我们还有什么需要说的呢,想说的话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了。

我的家一下子变得很清静,偶尔有陈老板或者以前的同事来访,但是都不多。而隔壁依然时不时传出叫骂声,没有一丝消停的迹象。

有一天陈老板来电话说酒店老板让我去帮看一下石材。我过去了,帮选了一些地砖,选完地砖已经差不多傍晚6点多钟了。我正要回家,突然酒店老板说,石材供应商的老板今晚要请他去吃个饭,叫我作陪。我当然不会推辞,认识多一些老板对自己也有好处。可是我万万没想到,这个供应商的老板就是包养隔壁小三的那个老色狼。当酒店老板向他介绍我说是设计师时,他先是投来质疑的目光,估计在想难道不是被老女人包的么。然后踧踖不安的说些客套话。酒店老板也向我介绍他说是XX陶瓷的黄老板。我也恭逢其盛,还套了近乎说:“我和黄老板是老熟人了,他有个家就在我家隔壁,经常见面的。”

饭局完毕后,我们走出来,酒店老板说要开车送我回家,可是我说:“不用了,我和黄老板同路,我搭他便车回去就好。”然后看看老色狼说道:“可以吧?黄老板。”

老色狼点头哈腰说道:“可以,可以。就算不同路,这点小事也是我来做,哪用老板麻烦。”

就算没酒店老板在,我晾他也不敢不送我,因为以后很多他的石材还得由我来选,只要我说他石材这不好那不好,酒店老板想必会换供应商。我想他应该也知道这点厉害,所以对我还是毕恭毕敬,虽然是虚情假意的。

酒店老板走后,我跟老色狼上了他的车,我说:“谢谢黄老板,今晚你就住惠景城吧。”

“今晚家里有事,就不住那边了,我送你过去了就得赶回家。”

“那还真劳烦黄老板了。”

“哪里,哪里。不麻烦,以后还得请宫生多多关照。”

我想,客套话已经说得差不多了,该进入主题了。于是装着很好奇的样子问道:“你和你‘爱人’最近是不是在闹不和?我经常听到你们吵架。”

“哎!确实有些不愉快,这个女人不安分。”

“怎么?她出轨?被你抓个正着?”

“倒也没抓个正着,只是发现安全套少了一个,我想十有八九她背着我偷男人。可是我再怎么逼问她都不说。”

“就因为少了一个安全套?什么时候?”

“XX月XX日。”

“啊?那天。哦,我想起来了,那个安全套是我用的。”

他听到这句话,扭头看了我一下,怒形于色。

我笑笑说:“黄老板,你听我说,是我用,但不是我和她用。那天我女朋友从外地过来,正要做的时候才发现没安全套,所以匆匆忙忙出门要去买。可是刚好在门口碰见你‘爱人’回来,就向她要了一个。你知道男人在关键时候哪顾得了那么多,当然图个便利了。没想到引起你们不和,我真是罪过罪过。早知道如此我就多憋一会到楼下买了。”

他用质疑的眼光看着我说道:“那我一再问她,她为什么不说。”

“可能是她怕你误会,连累到我,所以没说。女孩子心思就是这么细腻。”

他还是露出半信半疑的表情,没再说话。

我赶紧说道:“你不信啊?我说的都是真的。要不我打个电话给我女朋友,你确认一下。”说着我就掏出手机,翻起通信录,可是这时才知道原来我手机里没几个女人的电话号码,跟我有默契的更是找不出,总不能找柯琳吧,要是让她知道我正在虎口,她不跳起来才怪,那就前功尽弃了。翻到最后看到“朱露”两个字,那是当时她要给我留号码,我不好说不要,就假装存起来,想着以后再删,可是一直疏忽没得删。这个紧要关头看来只能打过她了。我拨了过去,那边一接起,我就赶紧柔声说道:“亲爱的,你在干吗?”

那边传来蚊子叫的声音:“啊?灏天,你是不是打错了?”

我没理会她,说到:“哦,你在做面膜啊?你皮肤都那么好了,还做什么面膜。”

顿了一下,我假装在听那边说话,然后又说道:“哦,我跟你说一下,那天你不是过来我这边么?然后我没有安全套,你就叫我出去买,我出去了,可是很快就回来,你问我怎么这么快,我告诉过你我是借隔壁的。现在就因为那个安全套,害得隔壁的那位先生误会他‘爱人’,你跟他说说,要不我们就太对不起他们了。他在我旁边,我把电话给他了哦。”说完我就把电话给老色狼,豁出去了,就看朱露能不能理解我的意思。

老狐狸拿了电话,在那里听,应着“哦”“哦”“哦”……

一会儿,他把电话还给我,我拿起就说:“好了,你好好做面膜吧,我现在跟黄老板在车上,回头再给你电话。”然后就挂掉了。

我转过头看老色狼,问道:“怎样,我女朋友怎么说”

“她说确实有那么一回事。看来我真的误会她了。”

“都是我不对,害得你们闹不和那么久。改天你带你‘爱人’出来,我请你们吃个饭,好好道歉一下,要不我真是良心不安。”

“不必,不必。是我不好,疑心太重才引起的。不关你的事。”

我对他笑笑,他问道:“你女朋友声音蛮好听的,一定很漂亮吧?”

“一般般,像我这种穷光蛋,美女看不上。”我心里在想,听到朱露的声音,估计这个老色狼又起色心了,要是让他见其人,估计跑得比刘翔还快。

他突然又问道:“现在几点了?”

我说:“九点。”

“你不急着回家吧?”

“不急,怎么?”

“那先跟我去百花一趟。可以么?”

“可以,没关系,我现在时间多的是。”

我们到百花,我以为他要去办什么事。可是一到百花,他就直奔金店,买了一条两万多的项链,然后再到花店买了一束玫瑰。

回到车里,我说:“黄老板果然够体贴,怪不得你爱人对你忠贞不渝,没见她带什么男性朋友回来过。”

他不好意思的笑笑。

我们来到家门口,在他要进小三家的时候,我对他说:“替我向你‘爱人’道个歉,我真是太对不住她了。”

“好的,好的,今晚辛苦你了,你好好休息。晚安”

“晚安。”

进了房间,我赶紧给朱露打了个电话过去。

“朱露,不好意思。因为太急,实在找不出打给谁,所以就打给你了。”

“没关系,你还记得我,我很高兴。要是真能帮得上你什么忙,也算报答你那天辛苦陪我逛一整天了。”

“你真的帮了一个大忙,幸好你能理解我的意思,要不露出破绽后果不堪设想,以后有机会再来佛山,我再陪你好好玩。”

“你,不会真的和他老婆有那个吧?”

“呵呵,是他情人,确实有。”

“柯琳知道么?”

“知道。”

“她不生气么?我知道柯琳其实喜欢的是你。”

“生气了,痛打了我一顿,她已经解气了。不过今晚这个事你不要告诉她。要不她又会担心我的。”

“好的,我知道,不会告诉她的。”

“谢谢,很晚了,不打扰你休息了,晚安。”

“晚安。”

都说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原本那堵墙漏了一个小洞,风吹进来,她站在前面,被吹的遍体鳞伤,现在我把它堵住了,希望这堵墙不要再漏风,让她重新过上风平浪静的日子,也为自己刷上了一层安全漆。

心里放下了一个包袱,变得轻松很多,但是还有一个影子一直在我眼前晃,总让我无法完全平静。我想一个人闷在家里太久会变得神情恍惚,所以我打算远行一次,出去散散心。

第二天我决定去厦门玩几天,说走就走,就定了当天下午的机票,连柯琳也不说。

正当我拉着行李箱要出门,小三刚好从外面回来,她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阴霾,恬静而亮丽,她看着我问道:“你要去外地?”

“哦,去散散心,我在家里呆太久了,憋得慌。”

“去哪里?”

“厦门。”

“去几天?”

“一个星期。”

“一个人?”

“哦。”

“能留你电话号码给我么?”

“啊?”

“没什么,只是想要是这边有什么事,好联系得上你,比如火灾。”

“哦,谢谢你想得这么周到。135XXXXXXXX”

“名字。”

“啊?”

“没名字我怎么存号码,总不能随便起一个吧。”

“哦,宫灏天。”

“好了,祝你旅行愉快。”说着她就进她家去了。

我一头雾水,她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关照了。不过不想去想那么多了,反正以后跟她不会再有任何瓜葛了,我和她的过错都补救回来了,再说她也没必要放着一个大金龟来缠我一个穷小子。所以就没当回事。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会员

拿上你的纸笔,建造一个属于你的梦想世界,加入吧。
 注册会员
找回密码

站长信箱:[email protected]|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Project1游戏制作

GMT+8, 2020-7-6 01:21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