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会员 登录
Project1 返回首页

咕噜禁地 https://rpg.blue/?29974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正常人不准入内

日志

【22】某故事

已有 43 次阅读2013-2-20 09:29 |个人分类:某故事| 故事

我坐在车上,看着窗外,晨曦载曜,万物咸覩,我心里却一片湿漉漉的雾气濛濛。脑海中飞旋着昨晚和刚才的画面,感觉有些哭笑不得。我这是在干什么,骗别人的同时也在骗自己,最终能骗得了谁呢?思绪莫明的翻滚,沉浸在无边无际的世界里。

回到禅城,在楼下碰到小三刚去买早点回来。跟她一起走进电梯,我摁了15层,然后对她视若无睹。呆呆的站在那里,盯着楼层数字板一亮一灭的往上闪。她低着头,也不敢吭声,但是我感觉到她在斜眼用余光看着我。当数字跳到12的时候,她冷不防轻轻问了一句:“那个是你女朋友么?”

我知道她指的是柯琳,想着希望她继续安分点,所以斩钉截铁的说道:“是的!”

“很漂亮。”她声音还是很轻,好像大声一点电梯就往下掉似的。

“谢谢。”我冷冷说道。

电梯门一打开,我就大步跨出去。走到门口掏出钥匙,正要打开房门,她在身后突然说道:“要不要一些早点,我买多了。”

我回头看看,她妩媚含蓄透着几分楚楚可怜,实在不忍心拒绝她的好意,于是说:“好吧,我也正没吃早餐。”

她把一杯豆浆,两根油条,两个烧麦递给我,自己只留两个包子。我皱皱眉,只拿了一根油条,然后打开门进去,对她说声:“谢谢。”,然后关上了门。

年过完了,又要开始工作了。

其实办公楼的图并不急,今早之所以跟柯琳说要急着赶回来是想尽快逃离那个尴尬境地,戏实在演得太累。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演得太精彩,所以影迷强烈要求出续集。没过几天到周末,又给我安排了档期。

这天周六早上10点多钟,我才刚起床,在卫生间洗洗刷刷。突然传来敲门声,我感到纳闷,一大早的,谁能找我有什么事呢,想想可能是郁川过来拿车,心里不免有些欣喜又有点忐忑不安。带着满脸泡沫出去开门,可是出乎我的预料,郁川确实来了,可是前面站着一个最想加戏的影迷—柯琳!

我卡在门口,先是惊愕,然后开始酝酿情绪入戏,酝酿得差不多了就对后面的郁川凶煞恶急叫道:“你这吃软饭的跑来我家干嘛!”

柯琳横眉怒目瞪了我一眼,然后用力一把推开我。我粹不及防,一个踉跄摇摇晃晃倒到旁边。她走进来,郁川大摇大摆,神气十足跟在后面以轻蔑的口气说道:“你以为我想来你这狗窝受罪啊,还不是被逼来的。”

“你们够了没有,走到哪吵到哪,也不知廉耻。这次过来就是要你们吵个够,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这两天都给我解决好了,以后谁还这么吵吵嚷嚷的我扣盆屎把嘴巴封了。”柯琳雷嗔电怒的吼道,然后一*坐到沙发上,怒视着我喝斥道:“快去把你猴*上的垃圾洗了。一大早的装神扮鬼的吓唬谁啊。”

我战战兢兢的溜回卫生间,边洗掉脸上的泡沫边琢磨下面的戏怎么演。看来要想办法尽快草草收尾,要不她还真没完没了了。原以为让她觉得我跟郁川水火不容,以后就可以避免在她面前同时出现。但是弄巧成拙了,我们越是恶言相对,她越是要把我们绑在一起。这样吵下去,只怕越吵感情越深,无法收拾。

我洗完脸出来,看着柯琳,她像千年不化的冰川,冷若冰霜,我问道:“今天要干嘛?”

“没干嘛,找个空旷点的地方给你们打架。”声音像从冰窟窿传出来似的。

我再看看郁川,他坐在柯琳旁边,还很入戏,双手交臂,翘着二郎腿,也是阴沉着脸,但明显比柯琳软和很多,没办法,他天生慈眉目善,怎么摆都摆不出那个味。不过也是很拽的样子,还真以为他是天下第一武林高手啊。但是为什么在我看来这样的他有种高山峡谷那般冷峻的感觉,散发出铠甲侠士之风,英武不染纤尘的男人意蕴,让我一度飘飘然,神情恍惚。我想,要是我和他在古战场上,狭路相逢,敌我相对,我肯定丢盔弃甲,任由他在我身上戏虐的挥刀乱砍,随之我倒在鲜红的血泊中,奄奄一息的时候,用迷离的眼神看着他,倾尽仅剩的一点力气镇镇吐出四个字:“我-好-幸-福!”然后面带笑容,悠然闭上双眼……

可能我看他的眼神太温柔,灵魂出窍游离戏外了,郁川觉得不对劲,所以即使提醒我,他皮笑肉不笑悠悠说道:“怎么?怕了么?”

我刹那间赶紧把灵魂从九霄云外招回来,像川剧变脸似的马上换上横眉怒目的脸谱,也对他吼道:“谁怕谁啊,这里不是顺德,是禅城,我的地盘,你休想占得了什么便宜。”

“别装腔作势了,快换好衣服都跟我出去,谁强谁弱到时候见分晓,最好你们都打得头破血流,我好就地都埋了。”柯琳还是冷言冷语。

我换了套休闲服,然后和郁川跟在柯琳后面怒目相对,拳打脚踢出去了,柯琳拉着马脸,自顾走着,懒得理我们这两个像患上多动症的大孩子。

柯琳把我们带到千灯湖。今天阳光明媚,有很多人坐在草地上晒太阳、在湖边散步。

柯琳并没有真让我们打架,而是买了一个风筝。让我们一起放,一起跑,两个人的手还不能离线。她跟在后面,拿着一根树枝,我们谁落下她就打谁。很多路人都用像看疯子似的眼神对我们侧目,看来今天这戏是公演的,观众不少啊。

刚开始我和郁川还假装推推搡搡对方,可是跑了一段就不知不觉很合拍了,忘记在演戏,笑逐颜开,疯跑起来,风筝越飞越高。柯琳后来追不上,在老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双手撑着膝盖,弯着腰气喘吁吁。

我和郁川也停了下来,站在那里远远的看着柯琳。

我想,柯琳的幸福才是我们最终的目标。不管我们跑得多远,我们都不能丢下她不管。起先我和她一起走过来,现在郁川加入,然后我们三个齐头并进。可总有一天我会弃她而去,而郁川不能,他要一直牵着她的手走到终点。

我转过头,用充满温情的眼神看着郁川侧面精致的轮廓,饱满的脸颊。心里有些混乱,但是我想我应该做个决断了。

他也转过头来,定定的和我对视,眼神如此时温暖的阳光,又有些许清烟一般的惆怅。

我放下手中的线,一把紧紧抱住他。眼睛有点湿润,在他耳边轻轻说道:“答应我,忘记我,别放弃柯琳。请你像在我没认识你之前一样避开我,我会尽量少的去顺德。”

他也抱住我,然后我感觉到有水滴落到我肩膀上,我知道,他也哭了。他没说话,只响起一丝抽泣声。

我略带哭腔继续说道:“我相信你,你会一并带着我对她的责任去好好呵护她。很多话不用我说出来,你也应该能明白。我只想看到柯琳幸福,现在她很爱你,她已经离不开你。”

他还是没说话,只是抽泣声越来越响。我也不再说话,泪如雨下。

柯琳向我们走来,然后在旁边诧异的问道:“你们这是干嘛啊,哭什么啊?”

我放开郁川,看着柯琳,破涕为笑,说道:“我们和好了,太感动了。”

“和好就和好,至于哭得梨花带雨么。你们还是不是男人啊。”

我不理她,一手揽过她,一手揽过郁川,两个肩膀各靠一个。

柯琳说:“好了,和好就好,以后没事别闹别扭了。你们那样我心理也不好受。”

我说:“不会了,以后我们不会吵架了。”然后拍拍郁川的肩膀再说到:“是不是?郁川 ”

郁川头埋在我的肩膀上,闷声一句:“哦。”

“你们发誓!”柯琳说道。

“我发誓!”我说道。

郁川迟迟不出声,柯琳就催到:“郁川,你呢?”

然后郁川才带着哭腔闷声一句:“我也发誓!”

柯琳一把推开我说:“现在干戈化玉帛了,既然来了就多玩玩,去划船。”

我带着盈盈泪光笑着说:“好啊。”

然后一手搭住柯琳肩膀,一手搭在郁川肩膀上,三个人向码头走去。

柯琳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我虽然心理还是一片惆怅,但是也挤出笑容,郁川还阴郁着脸,我推推他,示意他笑一下,然后他勉强微微一笑。

《欠钱不还》这部电影定格在这个画面,然后演员表开始滚动上来:债主:宫灏天欠债人:郁川友情演出:柯琳群众演员:佛山市民特别鸣谢:南海千灯湖管理单位只是我想,谁又看得出主角的戏是假,眼泪是真呢?

我们玩到傍晚,大家都累得不行,在外面吃了饭就回家了。

回到家,依序洗澡,再看看电视,10点多钟,柯琳就说要睡了。我说今晚我自己睡,叫他们两个在卧室睡。一开始他们都坚决反对,但是我说若他们不依就跟他们断绝关系,还很坚决。柯琳最终扭扭捏捏先走进卧室,没说依也没说不依,我推了一把郁川,叫他尽快进去,他也半推半就进去了。

他们进去睡觉后,我给自己灌下一大半瓶红酒,然后呼呼睡去。

第二天我醒来,看到他们在烧菜做饭,揉揉惺忪的睡眼问道:“你们起这么早干嘛?”

柯琳边炒菜边说道:“是你起得晚,还说别人起得早。自己看看表,现在都几点了?”

我一看,吓一跳,11点了。嘟哝道:“看来我还真能睡。”然后要收拾床铺。

郁川笑笑走过来说:“你去刷牙洗脸吧,我来收。”

我也对他笑笑走开了。

下午我作图,他们在客厅看电视。然后晚上出去吃饭了又送他们去坐回顺德的末班车。这次我抱抱郁川,也抱抱柯琳。然后没等他们上车就说我要赶回去作图,先走了。

从车站出来了,坐上16路车回家,我的眼泪又开始不争气的唰唰往下掉。

我知道自己的软弱,不想伤害别人,到头来却总是将自己刺得伤痕累累。为什么你会让我牵挂,触动我水晶般透明无暇的依恋。

拖着沉重的脚步,来到楼下,在等电梯的时候又碰到小三。这么晚了,她还是打扮得很精致,发髻高束,几屡鬓发自然顺滑耳边。脸颊绯红,黑白分明的双眸,鼻子像美玉一样晶莹剔透,柔柔翘翘的精美上唇,散发着淡淡的馨香,依然是那么妩媚含蓄。我又跟她一起搭电梯上去。在电梯里,我还是对她视若无睹,她还是斜着眼用余光看我。只是这次从下到上她都没有说话。

我拿钥匙打开家门。我门已经打开了,她还在翻包找钥匙。我转头看看,她婀娜多姿的背影,像磁场一样散发着一种让人想犯罪的磁力,不禁触动我性荷尔蒙的启发。我没想太多,也许这个时候需要一种发泄,性的发泄或是情的发泄也好。我一把拉住她往我家里拽,关上门,然后疯狂的吮吸着她的嘴唇,粗暴的边扒她衣服边往卧室移步,最后把她光溜溜的酮体往床上一扔,再把自己脱个精光就扑上去,刹那间,刀光剑影一阵厮杀……

经过一场硝烟四起的折戟沉沙之后,我精疲力竭软趴趴的瘫在床上,脑子空落落的。

而小三一咕噜爬起来一路捡衣服一路穿上就冲出去了。我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她怎么样,翻了个身,放空目光,盯着天花板,呆呆的躺在那里,眼泪又开心溢出来,只是我的心已经麻木的,感觉不到痛……

(我不知道那个套是我自己带还是她帮我带的,也不知道这个套从哪里来的,后来她告诉我才知道,那个套是从她包里拿出来的,也是她帮我带的。她刚和老色狼从外面吃饭了,自己回来,老色狼买了一盒套给她就说家里有点事等下再过来。我和她一做完她就把整盒套丢我这里,再匆匆下去买一盒一摸一样的,要不又重蹈上次的覆辙了。好险!)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会员

拿上你的纸笔,建造一个属于你的梦想世界,加入吧。
 注册会员
找回密码

站长信箱:[email protected]|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Project1游戏制作

GMT+8, 2020-7-6 00:09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