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会员 登录
Project1 返回首页

咕噜禁地 https://rpg.blue/?29974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正常人不准入内

日志

【27】某故事

已有 47 次阅读2013-2-20 09:37 |个人分类:某故事| 故事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就爬起来,像初次偷情的寡妇似的,带着惶恐不安的心偷偷溜走了。

来到站牌才6点多钟,早班车差不多7点半才来。早晨的天气冷凄凄的,真是受罪。踏上车后,坐到靠窗位置,习惯性的回头看看。站台上空荡荡的,连个人影也没有。以前我每次离开的时候总有个人站在那里目送着,现在空空如也,不禁有点失落。可是正当我要回头,发现站牌后面的一个墙角有个熟悉的人影,定睛一看,没错,就是郁川。他缩头缩脑的躲在墙后面,探出头来看着车子离开。

他什么时候在那里?我刚才怎么没发觉?他为什么躲起来?一股脑疑问,但是想想,他应该也和我一样为昨晚的那个吻而诚惶诚恐,不敢面对我吧。而我一大早离开,他察觉到了。说明他早已摸透我的惯性,只要当晚有什么让我忐忑不安,第二天早上我肯定偷偷溜走。

8点多钟回到禅城,我在小区门口买了早点,碰到小三披着一件大衣,穿着一双棉拖鞋从小区走出来也要买早点。我们只相视一下都没说话,我走进小区跟她擦肩而过。

到电梯口,我刚进去,要按关门键,小三突然跑过来大声喊道:“等一下。”我移手按住打开键。她气喘吁吁的冲进来,竟然两手空空。没等我问,她就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忘记带钱包。”

我没回应,按住关门键。正在这时,我手机响起,我拿出来一看,是柯琳,接了起来。她叫道:“你怎么又像做贼似的,一声不吭就跑了,怕我吃了你不成。”

我付诸一笑说道:“是啊,昨天那场翻云覆雨的我已经受够了,要是今天你又加场,我看今天不是你哭而是我哭了。所以还是先跑为快。”

“你还有完没完啊!”

“呵呵,我不说了。我确实有点急事所以赶回来,等下要去帮酒店那边看看壁纸。”

“本来想今天跟你商量个事的,你却这么猴急跑回去。”

“什么事啊,现在说也不是一样嘛。”

“我有几天调休假,打算最近用掉,出去外地玩几天。”

“很好啊,你也该出去走走了,散散心也好。”

“那你呢?”

“关我什么事么?”

“你也要去啊。”

“我去干嘛,叫郁川陪你去就好了。我碍手碍脚的,有我在你们还不好意思亲热呢。”

“少放屁!我叫你去你就要去!哪来那么多废话。”

“呵呵,好吧,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去哪里?”

“我还没确定,你觉得去哪里好?”

“我想想看。”我沉思了一下说道:“要不去杭州吧。杭州不错,我一直想去看看传说中美丽的西湖。”

“也可以,等我这边安排好时间通知你。”

“知道了,我时刻待命……”

嘟嘟嘟……

这女人秉性难改,还是这么挂了电话。

我收回电话,电梯也到了15层,门一打开。我先走出去,小三跟了出来。我想起什么,然后转身看看小三说道:“你不用再下去了,我的早餐给你吧。我不饿。”说着把早点递给她。

她低下头,露出一脸娇羞说道:“谢谢,我吃一个包子就够了。”然后从我手里拿了一个包子。

我突然冒出一句话:“可以亲你一下么?”

她懵然抬起头,一脸诧异。然后有低下头去,满脸透红。

我一下也被自己这句话吓到了,我这是干嘛?这么冒失。不禁也胀红了脸说道:“开玩笑的,你别当真。”说着就要起步回头走,可是小三一把拽住我,然后踮起脚尖,两手环抱住我的脖子,嘴巴贴了上来猛啃我的嘴唇。我没想到她这么直接,吓得两眼瞪圆。嘴巴被她吻住,呜呜的发不出声。

突然,啪的一声,不知道什么东西从她身上掉下来。她松开我,我低头看下去。原来是一个钱包!我赶到纳闷,她迅速俯身去捡了起来,低着头涨红了脸。

我赶紧逃开,跑到家门口,七手八脚掏出钥匙开了进去,碰的关上门。靠在门背上,喘着粗气。猛力摇晃了一下头,想让自己清醒一下,怎么想也想不出自己为什么这样?

是不是因为很久没和人接吻,而昨晚郁川那轻轻一点勾起了我的欲望?以致于面对妩媚含蓄的小三,就神经错乱。是啊,我已经好久不知接吻是什么滋味了,昨晚的吻像流星一样,瞬间划过,没有一点痕迹,只留下一片幻想。今天这个吻,像海啸一样,扑面而来,留下红肿的嘴唇和一颗惊慌的心,还是感觉不到什么滋味。

我欺骗了柯琳,酒店老板确实约好我要去帮他选壁纸。但不是今天,而是明天。

第二天,也就是周一。中午饭我在绿荫路一家粥家庄解决了,然后一路逛到季华园,再到东建世纪广场。一点多钟,从这里打车去酒店老板的办公楼那边帮他选壁纸。

冬季已经接近尾声,但是乍暖还寒。我站在路边挥手拦车,突然一阵瑟瑟冷风吹过来,只穿一件单层灰色夹克的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于是把拉链拉倒顶,缩缩脖子。继续挥手拦车,可是出租车不好打,总是满载来去,对我视而不见。

不知道什么时候,离我2米多远的后面站着一个30岁左右的美少妇也在拦车,看她紧皱眉头,手挥个不停,好像比我还急。但是车子并不因为她的瑰姿艳逸而比我客气一些,依然是没有一辆停下来。我的手僵在那里举着,不动了。因为我已经被这个女人深深吸引住,专注的看着她,像是欣赏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

其实,她也不算很惊艳的美女。但是她那柔情绰态让我有种砰然心跳的感觉。一头飘逸的长发随风而动,像一缕黑色薄纱悠然的在风中飘扬,淡淡的妆容,好像连眼影都没有,眼角有一丝岁月的痕迹,却也显得明眸善睐。精致的小鼻子和淡红而饱满的嘴唇恰到好处的镶嵌在一张好像涂点粉末都觉得多余的白皙的脸上。 上身是一件棕色的紧身小夹克,微微隆起的胸脯,坚挺而撩人心魄。一条休闲牛仔裤勾勒出小腿柔美的线条,脚下踩着一双白色板鞋。着装是那么的普通,可呈现出一种浑然天成的美,像磁场一般向我散发出强劲的磁力。

我不知道那样痴痴的看了她多久,突然她发现了我在凝视着她,投来诧异的目光。我瞬即慌张的转移视线。

这时候一辆出租车探头探脑的在我面前停下。我刚要踏上去,可又停下了脚步,对那个还在紧皱眉头不停挥手的女人说道:“你先上吧,好像你很急,我不赶时间。”

她看看我,愣了一下,然后走过来,露出甜美的笑容说道:“谢谢,我确实有急事,那我就不客气了。”

她踏上了车,在关车门的时候又是嫣然一笑再说感谢。

车子载着她呼啸而去,可她的一笑一颦还在我眼前浮现。她脸上有一种不可抵御的媚惑,气质与众不同,令人一见欢心。我呆呆的站在原地发愣,她的音容笑貌怎么感觉那么熟悉?是不是我在哪里见过她?可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在哪里见过,难道是梦里?这么一想,不禁心里一颤。随之又觉得自己很无聊,就算她是梦中情人,也只不过是一个匆匆擦肩而过的陌生人,还能怎么样。于是呼了一口大气,继续拦车,不去想这么多。

我懒懒散散的走进办公楼里的一个小会议室,今天要在这里选壁纸。酒店老板的一个男员工站在门口见到我就热情的招呼道:“宫生,你来了。”

“哦,车太难打了,所以来晚了点,让你久等了。”说着我跟他走进去。

“没关系,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XX墙纸的徐小姐。”他看向坐在会议桌边上背对我们的一个女人说道。

那个女人听到他的声音就起身转过来。酒店老板的员工继续说道:“这位是设计师宫生。”

可是,我和那个女人都愣住了,惊奇的看着对方。好像都没在听他说话。

她比我反应过来得快,巧笑倩兮说道:“原来你是设计师啊,早知道一起搭那辆车过来了。”

这回轮到酒店老板的员工愣住了,疑惑的问道:“你们认识?”

“不是,是刚才我和宫生同时在东建世纪广场门口打车,宫生还把车让给了我。没想到这么巧,我们是来同一个地方。”她说着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刚才没认出你,真是抱歉。”

我接过名片,然后也拿出一张自己的名片给她,笑笑说道:“不必客气,我们没见过,本来就陌生,我也不是没认出你么。”

“那现在算认识了,幸会幸会。以后还得希望宫生多多关照。”

为什么她像老色狼那样对我这么客气,我感觉有点不自在,就像一个跟你很熟的,很亲近的人突然有一天对你毕恭毕敬一样别扭。

会议桌上已经摆满各种壁纸,我们开始按着图纸来选相应色系、图案的壁纸。期间我总不自禁的偷偷瞄她。特别是她那忽开忽闭的衣领部位,我的心随之忽上忽下。而她专心致志的介绍各种壁纸,我选定一款,她就裁剪一小块下来让她一个助手贴上标签写上编号和所用之处,一丝不苟,干练而娴熟。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么一句话:认真的女人最美丽。我想用在她身上很贴切。

5点多钟,我们把今天要选的壁纸都选完了,剩下的以后跟进另选。

我和徐小姐走出酒店老板的办公楼。她问我:“你住东建?”

我说:“不是,惠景城。”

“哦,我家在玫瑰园。都是城南,你没其他事的话,坐我车一起回去吧。”

“你不是打车过来的么?”

“我的车刚才让一位员工拉样册过来,而我回家有点事,所以才打车过来。”

“那就坐你顺风车回去吧。”我很不客气的说道,其实她不开车我都想跟她一起打车回去呢。

“刚才你都让车给我,就算不顺风也应该送你。现在像你这样的雷锋还真不多见。”

我在心里嘀咕:我也不是什么活雷锋了,要不是你让我一见倾心,我也是黄世仁的。这年头,谁莫名其妙装雷锋谁是SB!

上她车之后,我们又随意聊了一些关于对方的情况。

她全名叫徐嘉倩。其实她是个家庭主妇,那个壁纸店平时主要是她老公在经营,她只是在她老公忙不过来的时候出来帮忙。像今天,他老公去外地出差了才叫她过来这边。他们是经销商,没有自己的工厂,只是代理几个产品的壁纸。

我发觉,虽然我们才刚认识,但是聊起天来一点不生疏,感觉特别舒服,像多年的好朋友。

车子开到季华六路,她问我:“你不急着回家吧?”

“不急,怎么?”

“那我先去接一下我儿子,不远,普澜二路拐个弯就到了。”

“好的。”

怎么我每次坐别人的车,他们都是中途另有其事啊,我被迫赔上。上次做老色狼的车,他中途拐去帮小三买戒指,这次徐小姐又去接她孩子。

她把车子开到普澜二路附近的一个幼儿园。停在大门口,让我在车上等着,她进去接她儿子。

一会儿,一个小男孩背个小书包,蹦蹦跳跳的笑嘻嘻跟了徐小姐出来。眉清目秀,有一丝徐小姐的影子,还蛮好看的。

他们走到车边,徐小姐打开后门,小男孩钻了进来。我坐在前面副驾驶回头看看他,他一看到我,本来活蹦乱跳的瞬即安静下来,低下头掰着手指。徐小姐关上后门,坐到前座对他说道:“怎么,你还认生啊,快叫宫叔叔。”

他还是不敢抬头看我,发出稚嫩的声音:“宫叔叔好。”

我觉得特逗,噗呵一笑,说道:“你也好啊。”然后对徐小姐说:“我到后面跟他坐吧,我蛮喜欢小孩子的。”

徐小姐说:“他调皮得很,等下他闹起来你别后悔。”

我呵呵笑着说道:“没关系。我喜欢调皮点的孩子。”

我坐到后座,徐小姐开始倒车。我学着小孩子的声音向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张士杰。”他还是低着头,拽着小手指。

“来,让叔叔抱抱。”说着,我把他抱在怀里,继续问他:“今年几岁了。”

“四岁半。”

“很怕宫叔叔么?”

他不出声,看来是真怕我的。我继续说道:“别怕,宫叔叔不是坏人,来,笑一个,刚才看到你笑得很可爱。”

他没反应,我就说道:“不笑叔叔要咯吱了哦。”说着真在他小腰上抓两下。他果然怕痒,扭动着身体,发出清脆的笑声,抬头看着我。

我说:“还怕叔叔么?”

“不怕。”他露出灿烂的笑容,一下不拘束了,两只小手抓抓我腋窝也想咯吱我。虽然我不痒,但是装着笑了起来。他就想胜利者似的笑得更灿烂了,扑闪扑闪的大眼睛被他笑弯了,粉嫩粉嫩的小脸蛋好像都可以捏出水来。

我继续问道:“你学习成绩怎么样?”

他大声而骄傲的说道:“我考试得第一。”

我夸张的瞪圆眼睛看着他说道:“这么厉害?那叔叔要考考你。你会什么?”

“我会说绕口令。”

“好,说一个给叔叔听听看。”

他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下,然后大声而流利的说了起来:“大猫毛短,小猫毛长,大猫比小猫毛短,小猫比大猫毛长。”

“不错,不错,会不会背诵诗歌?”

“会!”

“那教叔叔一首。”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道少。”

“果然厉害,叔叔甘拜下风。”我笑着说。然后对徐小姐说:“他确实蛮聪明的,看来以后一定大有作为。”

徐小姐说道:“学习成绩确实还可以,就是太调皮。在幼儿园经常欺负其他小朋友,他爸爸又惯着她,我自己说都不管用。”

“小孩子嘛,太安静也不好,调皮点说明他脑子也灵活……”

小士杰突然大声叫起来:“妈妈,我要吃肯德基!”

“又吃肯德基,前天不是刚吃过么。今天不行,今天要送宫叔叔回家。”徐小姐说道。

“不,不,我就要吃肯德基!就要吃!”他在怀里摇曳着小身体嘟嘴说道。看来这小孩还蛮倔的。

不过我觉得他越来越好玩,就笑着对徐小姐说道:“那就带他去吧,我回家也没什么事,我跟你们去,我也想吃肯德基。”

徐小姐回头用不解的眼神看看我。估计觉得我怎么也像小孩子似的。不过我觉得在她面前,自己确实像个小孩子那般乖巧。难道我有恋母情结?

徐小姐转头回去说道:“这是宫叔叔答应带你去的,我可没答应。还不快谢谢宫叔叔。”

小世杰说道:“谢谢宫叔叔。”

我捏了一下他小脸笑着说道:“不用谢,只要你以后乖点,听妈妈的话,别欺负其他小朋友就好了。要不以后就没肯德基吃了。”

“好的,那以后你要经常带我去吃肯德基。”

“好,叔叔答应你,男子汉大丈夫,你也要说到做到哦。来,拉钩!”我拉着他小指头,跟他一起说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到东建世纪广场,徐小姐把车停好,我抱着小世杰下车。走进肯德基,徐小姐让我跟小世杰找个位置坐下,她去买吃的。可是我一把把小世杰给她,说道:“我来买好了,你们去坐。”然后问小世杰:“你要吃什么?”

“我要吃汉堡包,鸡腿,薯条,老北京,可乐。”他如数家珍大声报着。

“真是眼大肚子小,你别理他。他吃不了多少。你自己的看着买,给他要个鸡腿就好了。”

“那你呢?”我向徐小姐问道,然后没等她回答就说到:“要不来个全家桶好了。”

“太多了,不用买这么多。”

“不多,我能吃,剩的我来吃好了。”我笑着说。

“那你随便吧。”她也笑笑。

我走过去排队,他们坐到靠窗的一个位置。

我买好坐到他们对面,给他们各倒一杯可乐。给小世杰杯里放下一根吸管,再给他拿了个炸鸡腿。对徐小姐说:“你就随意吧,别客气哦。”

她拿了个小面包说道:“今天真是受你照顾太多了,车子让了,还请我们吃东西。我都有点过意不去。”

“别这么说,今天我也没想到你会是去那边给看壁纸的。茫茫人海,能这样认识,算我们很有缘分了。”

“也是。都在佛山,以后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你随时可以给我电话。”

“那我们可以做朋友咯?”

“只要你不嫌弃,可以啊。我年纪一大把了,算是忘年交吧。”她笑着说道。

“哪里,你一点不老。可以知道你多大么?”

“32了,老了。”

“不老,我也26了。”

这时候小世杰插嘴上来:“我四岁半!”

我和徐小姐都看向他,同时笑起来。徐小姐说道:“大人说话,你安静点。”

我摸摸他的头问道:“好吃么?”

“好吃!”他回答得真干脆。

“好吃就多吃点。”

我们边吃边聊将近半个钟头,我打了个饱嗝,小世杰还在啃着刚开始的那个鸡腿,一只手还抓着几根薯条。徐小姐也不吃了。可桶里还有好几个鸡腿鸡翅和面包。我叫徐小姐打包回去给小世杰吃。然后叫她不用送我了,直接回去吧,我没几步路,走回去就好。她推脱不过就依我了,临走的时候说道:“那我先回去了,下次见。”

她开车走了,我站在路边目送。心里想:下次?什么时候?什么方式?什么理由?见?以后估计很难碰到她,因为以后的壁纸应该都由她老公送过去了。她只是一个家庭主妇,而她虽然说随时可以给她电话,可谁不知道,那只是客套话。要是我当真就目的不纯了。

我知道,我已经动了心。而她,是一个有夫之妇,有一个可爱的孩子,一个心幸福美满的家庭。动了心又能怎样呢?

晚上回到家,在床上躺着,柯琳来电话说决定这个星期的周四去杭州,郁川也请假好了,让我安排好时间。再要了我身份证号码去定机票。

挂了电话,我闭上双眼。感觉脑子有些混乱,不知道因为谁!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会员

拿上你的纸笔,建造一个属于你的梦想世界,加入吧。
 注册会员
找回密码

站长信箱:[email protected]|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Project1游戏制作

GMT+8, 2020-7-5 23:52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