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会员 登录
Project1 返回首页

咕噜禁地 https://rpg.blue/?29974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正常人不准入内

日志

【31】某故事

已有 58 次阅读2013-2-20 09:43 |个人分类:某故事| 故事

第二天早上,是柯琳过来叫我起床,郁川没过来。我洗脸的时候,柯琳像昨晚郁川一样倚门而靠,我问她:“昨晚睡得好么?没什么事吧?”

“能有什么事。难道昨晚你见到鬼啊?”

“没。只是随便问问。”

看来昨晚郁川回去后没跟她说什么,她还是那么犀利跋扈。

我洗漱完,跟柯琳从我房间出来,郁川也从他房间出来了。我以为他又是愁眉苦脸呢,出乎我预料,他竟然阳光灿烂,满脸堆笑问我道:“昨晚睡得好么?”

我有些云里雾里的,看他的眼神有些恍惚,顿顿挫挫说道:“好…很好!”

我们开始出发,柯琳还是不苟言笑,冷若冰霜;郁川保持喜笑颜开,春光明媚。而我一股脑疑惑,啼笑皆非。为什么一来到杭州,他们都像变了个人似的,不止柯琳对我变得如此宽容,郁川也不再为我介怀。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我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应该可以肯定,那就是他们都不想破坏这次旅行的气氛。而我又何必追根问到底呢,抛开一切疑惑也投入到一路美丽风景带来的愉悦当中。

我们按计划游玩下去,几天后从上海打道回府。

这天下午,从广州白云机场出来,我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说道:“终于回来了。”

柯琳说道:“什么‘终于’啊,难道你玩得不开心么?”

我笑着对她说:“开心,太开心了。这一趟,值!”

郁川也笑道:“我还有点意犹未尽呢,感觉时间太短了。”

我想,这次旅程,我和柯琳都没太大变化,就数郁川,他满腹惆怅的去,满心愉悦的来。或许,这也是最大的收获吧。希望他从此能抹掉忧郁王子的封号,变成阳光美少年。

我们再寒暄几句就分道扬镳了,我回我的禅城,他们去他们的顺德。

我坐上开往禅城的大巴,望着车窗外熟悉的景象,脑子里又开始泛起凌乱的思绪。突然手机响起来信息的铃声,我拿出来一看,是柯琳发的。

“谢谢你,这几天我很开心。你那天问我没什么话要问你么,我想说:有,很多!但是去喝咖啡的时候,我想了很多,最后想明白了。我决定以后不再干涉你的私生活,你不可能一辈子为我而活,你也要追求属于你自己的生活。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能现掂量一下后果,特别是那个女人。我想你比我更清楚,你们不会有结果。我不会再拦你,你想怎么样你自己选择。如果有一天,你带着遍体鳞伤回来,我也不会责怪你,我还是站在原地等你,为你疗伤。希望永远没有这一天,因为我只想看到完好无缺的你。”

读完,我心里像一片干涸的田地迎来一场清风细雨,顿时莹润松软,随时孕育生机勃发。将近八年了,我现在才看到柯琳心里也有细腻柔软的一面。说明她已经成熟得可以步入婚姻的殿堂。我给她回信息道:“说谢谢的应该是我,我这几天也很开心。谢谢你,包括一切!”

郁川呢?他会否也给我解开谜团?可是直到我回到禅城,始终没有他的信息。

我背着旅行包,走进我住的住宅楼大门,看到电梯门正开着,于是加快脚步走过去。走到门口,我一愣,里面站着小三。我刚走进去,电梯就发出报警声,估计是她按着开门键太久了。

电梯徐徐向上升,我没因她为我按住电梯而表露出一点谢意,木然站在那里,她斜视我。突然她问道:“你又去旅游了?”

我想,都回来了,告诉她也没事,所以说道:“是的。”

“去哪里了?”

“杭州。”

“有没有买什么纪念品?”

“有。”

“有我的份么?”她脸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了?

“没有。”

“哦。”

她兴趣怏然闭上了嘴,我也不搭理她。

电梯到了15层,和以前一样,我先走出去,她跟在后面。我走到门口,翻包找钥匙的时候拿出一把扇子,递给她,她愣了一下,瞪圆双眼,诧异的看着我,可是没接。我说道:“不要啊?那算了。”然后要收回来,她一把抓住扇子抢了过去。

我打开门走了进去,关上门。

我知道,不管我怎么装着跟她像陌路人似的,但是不得不承认,我跟她有过那么多凌乱的关系,在心里是抹掉的,我还无法做到彻底的冷血。也许这就是人的本性吧,就算面对一个跟你有着血海深仇的人,在她(他)卑微的面前都会有些怜懔,何况她对我唯有隐忍而委曲求全。换做别人,我应该对她感激涕零才对,只是种种原因,我无法那么做罢了。

游玩结束,也该收起心来好好工作了,办公楼开始出效果图,还时不时为酒店选些材料和更改一下图纸、出联系单。

生活还在继续,徐小姐并没有走进我的生活,我不敢跟她联系,她更是不会给我电话,街头偶遇就像天上的繁星,可望而不可求。而郁川留给我的谜团还一直凌乱的在心里打结,无法解开。柯琳的电话也很少了,像是履行她的诺言,不再管束我。而我,突然觉得生活好像少了点什么,就像顷刻间,所有人都从我的世界退了出去,留下我自己一个人孤影自怜而郁郁寡欢。

两个星期后,这天星期六下午,我一个人荡到流行前线。站在十字路口,感觉很茫然,不知何去何从。人群在身旁穿梭,我就像伫立在水流中的顽石一样坚韧。良久,我拾起脚步,向仙踪林走去。坐到一个角落,点了一杯咖啡,还要了一份沙拉。但是在这里,我还是显得很落单,因为其他桌都是三三两两,或是窃窃私语,或是打牌玩甩盅,唯有我这桌,一个人闷头吃喝。我拿出手机,翻着通信录,想着找谁陪,可是翻了一遍又一遍,实在拿不定主意找谁,找谁似乎都可以,又好像找谁都不妥。我不想再去打扰宁馨,也不想再去碰触小三,以前的同事都不是很聊得来,离开公司这么久了,更疏远了,不想碰一鼻子灰。最后定格在徐小姐,或许唯有她,可以找些牵强的理由约出来,她说过可以做朋友的,是朋友,为什么不能出来一起聊聊天呢?虽然我一再掩饰自己内心想见她的理由没这么简单。但还是硬用这个理由说服自己。我拨了过去,还是不敢出声。

“宫生啊,最近过得好么?”她直呼我,说明她已经存我号码。

“还好,你呢?”我抑制内心的紧张,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自然些。

“也还好,就是偶尔忙一下。”

“现在有空么?”我迫不及待进入主题,怕再说什么就没勇气邀约了。

“怎么?有什么事么?”

“我一个人在仙踪林,如果你有空的话,出来坐坐聊聊天吧。”

“这样啊。我现在在整理一些样册,等下我老公要拿去珠海。”

“要多久?”

“最少要一个钟头吧。”

“那你忙完出来吧,我等你。”

“你还是不要等了,我说不准,怕一钟头都整理不完,很多的。”

“不管多久,我都等。见不到你我不回去。”说完,我挂掉了电话。

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有些不甘心。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给她打了电话,见不到她不罢休。

收起电话,我开始漫长的等待。时间就像被谁抓住了尾巴,无法前行似的,一秒钟就像一万年。两个钟头过去,我仿佛跨越一千年的苦难!电话突然想起,我以为是徐小姐到了,满心惊喜却又慌张的掏出来,可是一看,上面显示的却是我意想不到的两个字:郁川。

我接起电话悻悻然问道:“有什么事么?”

“你在哪里?”他的声音变回从前,沉重的像压着五座泰山。

“还能在哪里,禅城咯。”我声音里尽显不耐烦。

“我在你家门口。”

“你……”我顿时怒火中烧,说不下去。片刻才压制怒火说道:“我不在家,你回去吧。”

“你什么时候回来?”

“很久!”

“我等你。”他声音显得愈加疲惫而无奈。

可是我愈加愤怒,咆哮起来:“我不会回去,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然后狠狠挂掉电话。

周围的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我拿起挎包,疾步向大门走去,眼里洵着泪水。我为谁而哭?我不知道,我只觉得自己心理满是酸楚。我为什么对他发火,难道我真的忘记了他了么?不想见到他了么?还是因为苦苦等了两个小时都见不到徐小姐人影而满心愤懑,把他当发泄对象?我不知道,我心乱如麻,还隐隐作痛。

我抹了一把眼泪,走出仙踪林。我知道,我再等下去也没用,她不会过来的,她应该感觉到我想见她不是因为朋友这么简单,所以她拒绝了。我算什么,她为什么要接受这种不单纯的邀约。我也知道,我不可能不去见他,因为我心里还有他,不管我有多努力,我都还不能忘掉他。我是双子座,我一直不怎么相信星座决定一个人的性格这种东西,但是现在我不得不相信自己有些双子座的特性。那就是爱上一个人的同时,另一个人却还可以留在心底。别人把这种人说是花心。我花心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容易爱上一个人,一旦爱上就很难割舍。要不郁川早已从我心里抹去。

我开始有些后悔刚才对他的咆哮。我好像看到了他站在我家门口掩面而哭,伤心绝谷。于是疾步走到路边拦车,可是在我面前停下来的不是出租车,而是一辆雷克萨斯,然后钻出徐小姐,我一下不知是喜是悲,没等我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我面前,满是歉意的说道:“对不起,一直忙到现在才得脱身,你怎么在这里?打车么?要走了么?”

我不知如何回答,尴尬的笑笑说道:“是的,有个朋友从顺德过来找我。”

“那上车吧,我送你。”说着,她自己先钻回车。我愣了一下,也从另一边上了车。

在车上,她还是一再说抱歉。我承认,刚才我在心里确实一直埋怨她,也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不会再约她。可是现在她出现了,虽然很迟,她是真忙还是假忙也不得而知,但是她还是来见我了。说明她并不是完全不在乎我。这就足够了,我要求不多。所以我改变心意,原谅了她。

车子开到我楼下停了下来,可我没下车。她疑惑的看看我,我也转过头含情脉脉看着她说道:“到我家坐坐吧,刚才想请你喝点东西没喝成,就在家泡杯茶补回来吧。”

“不是有朋友来找你么?”

“没关系,我跟他就像亲兄弟一样,没什么见外的。”

“这……”她迟疑了一下,然后才说道:“那好吧,不过我也不能呆太久,小士杰让隔壁阿姨帮带着,一会要赶回去照看他。”

“没关系,一会就好。”

我想,她应该对我充满歉意而不好拒绝我。但是我不管那么多,只要她跟我上去就好。

我们下了车,向大门走去。

我只是单纯想和徐小姐在一起久一点么?不是,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想借徐小姐让郁川死心,当然,也是让自己对郁川死心。我了解郁川,他不会因为刚才我的咆哮而离去,他的执着和隐忍不是常人能做得到的。

我们走出电梯门,果然郁川还站在门口,低着头,一只脚又是在地面上踢踏着。他脸上没有一丝泪痕,说明他刚才并没有哭。他缓缓抬眼,可以看见他深黑色的瞳仁中,不动声色的隐藏起一段痛彻心扉的过往。从那似乎平静无澜,甚至与无情,冷漠的双眸中,折射出死灰的面容。配着僵直的嘴角,没有一丝笑容的面孔,我感觉到他,好像失了乐园的路西法,觉得仿佛经历了半个世纪的绝望,才孕育出他如此忧郁悲伤的眼神。

我走过去,没跟他说话,徐小姐向他问好,他只是点点头,没出声。

我拿出钥匙打开家门,让徐小姐先进去,然后我跟进去。可是郁川迟迟没有进来,我就折出去,看着他说道:“进来啊。”

他用无神的眼睛看着我,幽幽说道:“我不进去了,见到你了,我走了。”说着就向电梯走去。我没想到他会这样,顿时不知所措,于是本能的喊道:“你等一下。”然后回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徐小姐说道:“你先坐一下,我朋友要赶回去,我去送送他。”徐小姐点点头。

我追过去,他已经进入电梯。我走进去,电梯门关上。他没说话,我也不想说。太绝的话我不忍心说,说了他伤心,我更伤心。动情的话说不出口,说了只会更是无法割舍。唯有沉默才是最好的语言。

我跟他走出小区大门后就说:“我就送你到这里了,我家里还有客人。你路上小心。”然后就转身走回头,眼里又有些湿润。而我感觉得到,他已经停下了脚步,在后面看着我的背影,有没有哭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心里只会比我更痛。他那几天的笑脸只是假象,他并没有放得下我。其实我错了,杭州这样趟,最没什么变化的是他。可我不想再给他任何机会,也不想再过自己任何机会。因为里面的泥潭太深,我们再陷下去一寸就再也拔不出来。

在电梯里,我收拾好心情,擦干眼泪。回到家里,挤出笑脸对徐小姐说道:“这次应该是我对你说抱歉了,他这人就是这么古怪,经常做出莫名的举动。”

“他是不是因为我在而不好意思进来啊?”徐小姐问道。

“没有,不关你的事,是他自己性格古怪。由着他吧,反正他经常这样,我早见怪不怪了。”我尽量清除那些不快。

“但是他大老远过来,却连家门都不进,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这算什么,有一次他跑去重庆,刚到那边机场就折回来了。”我尽量编得离谱些,于更好掩饰一切的尴尬。

“不会吧?他怎么那样?”

“有什么不会,大千世界,什么稀奇古怪的人没有呢。”

“哦,那就是真的了。”

“不说他了。你要喝什么?速溶咖啡?茶?红酒?黄老吉?”

“你家里蛮乱,喝的东西倒是不少啊。我喝杯茶好了。”

“让你见笑了,好几天没得整理了。”

她微微一笑,没再说什么。我拿出上个月陈老板给我的一罐铁观音,再摆上房东留下的茶具,慢慢泡了起来。然后就边喝边聊,也没什么实质内容。无非是说些关于小士杰,然后是她的近况,我的近况。但是不再提及郁川。

就这么聊着差不多一个钟头,她就说要赶回去了。我也不好再挽留。于是送她下楼。她开车走后,我就折回头。

我想,我应该做得对的。不能再跟郁川拖泥带水了,柯琳都可以放开我了,他应该也要放下我。这么一想,心里舒坦了一些。

我带着些许轻松的心走出电梯,刹那间吓得魂飞魄散,因为我看到郁川竟然跟刚才一摸一样站在我家门口。我见鬼了?还是时光倒流?可是如果是时光倒流我身边应该还有徐小姐啊,而现在就我一个人。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战战兢兢的走过去,惊憟的问道:“你不是回去了么?怎么还在这里?”

他没回答,还是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我。我更是毛骨怵然,我打开门,走了进去。他跟了进来。我回过头看着他说道:“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啊。是人的话就说句话,是鬼的话我要拿刀了。”

他噗的紧紧抱住我。我感觉到了,他是人,但是我感觉比见鬼还要紧张。一会儿缓过神来,抬起双手,也抱住他。良久,我才缓缓说道:“你到沙发坐坐。我来炒菜,该吃晚饭了。”

他松开我,我向冰箱走去。

我开始烧菜做饭,他坐在沙发上盯着我看。我们没有言语,没有哭泣,没有欢笑。就那样沉默的各其所就。

我摆好饭菜,坐下来,他也过来坐到我对面。默默的吃完饭,我收拾碗筷,他坐回沙发。我洗好碗筷,坐到他身边。一起看电视,始终是哪个台,不管是新闻趣事还是电视购物等无聊的节目,我们都没去换台。只是那么傻傻的看着,应该是呆着。根本就没看是只是目光定在屏幕上。

10点多钟,我去洗澡。洗完出来,我说:“今晚你睡卧室吧,我睡客厅。”

他没回话,向浴室走去。我移开茶几,铺好床,然后躺上去。把脑子放空,已经不想去想什么。

一会儿,他洗完澡出来。走进卧室,关上门。整个房子彻彻底底进入沉静,我的心也静下来,应该说麻木了。

我开始迷迷糊糊睡去。不知道是几点,反正是半夜,我醒来。发现郁川侧身躺在我身边,一手撑着头,一双黑亮的眼睛在昏暗的夜色下,像猫头鹰一样清醒。我愣愣的跟他对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是迷惘,也是感动,有些茫然,而更多的是陶醉。陶醉在他深邃而忧郁的眼神了,陶醉在他彷徨而执着的心里。我一把抱住他,嘴唇压了上去,疯狂的吸吮着他柔软的双唇,他开始回应我的吻,也抱住我,一下我们完完全全贴到一起,现在,我又陶醉在他馨香的气息当中。霎那间,承载着我未见天日的欲念,一并化作白云流水。我仿佛融化成一支木浆,在一江春水中划呀划。时而水流遄急,时而穿越高山峡谷,时而激流翻滚,有“轻舟已过万重山”的缓韵妙舒,亦有“尖口乘风破浪”的大开大合,木浆始终不停的划呀划,划呀划……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会员

拿上你的纸笔,建造一个属于你的梦想世界,加入吧。
 注册会员
找回密码

站长信箱:[email protected]|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Project1游戏制作

GMT+8, 2020-7-6 01:37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