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会员 登录
Project1 返回首页

咕噜禁地 https://rpg.blue/?29974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正常人不准入内

日志

【44】某故事 ~完结~ 男主角和男二吻上了=-=

已有 167 次阅读2013-2-20 10:12 |个人分类:某故事| 故事

一场狂风暴雨之后,我的生活变得异常的平静,好像所有纷纷扰扰一下子都已烟消云散。柯琳和郁川都没联系过我,连个信息也没有,我对他们的进展无从所知。隔壁好久没传出什么声响了,以前还经常听到打情骂俏的声音,现在连个咳嗽声也没发出过,也很久没碰见过小三了,老色狼更是没有出现过。这一切的转变让我感觉很诡异,我的家里突然也变得阴森森,而自己就像行尸走肉、魂不附体。

又过了一个星期,我在家门口碰见了小三,她像变了个人似的,瘦了一大圈,面无血色,两眼无光。她出神的看着我,我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么?”

“你不是说要离开佛山么,带我一起走吧。”她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提出了认识以来第一个对我的请求。而这个请求这么的沉重,沉重得让我无言以答。

我愣愣的看了她好一会儿才说道:“能先告诉我到底放生什么了么?”

“能进你家里去么?”

“进来吧。”

她坐到沙发去,我关上门,坐到她旁边。她说道:“他被抓起来了。”

“为什么?”

“因为他的工厂污染到附近的农田,那里的村民就到他工厂里去闹,最后演变成一场暴力冲突,他的保安打死了两个村民。事情闹大,政府介入,警察开始对他工厂排查,这一查竟然查出他几年来偷税漏税将近6个多亿。所以他现在麻烦很大,他的所有财产都被没收了。”

“这个房子呢?”

“这个房子是在我的名下,所以暂时没有查到。”

“你还是早点离开吧,迟早会查到这里的。”

“我在等你。”

“我手头的工作还没做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你先走吧,越远越好。”

“我等你,不管多久。”

“你怎么这么固执,也许明天他们就查到这里。房子,车子没了不说,就怕连你都被抓过去。”

“我不怕。”

我今天才发现,原来她也不是那么简单。莫名的有些愠怒,愤愤说道:“你这是干嘛?火都快烧到眉毛了,你还傻愣在这里。”

“因为我爱你!”她突然咆哮起来。

今天她一个个奇迹展现在我面前,以前我一直无法想象从她瘦小的身体里能发出这么惊憟的声音。今天我领教到了,我心绪不宁,沉默的低下头去。

良久,她缓缓说道:“我不是要你跟我怎么样,我只想去到一个有你的地方。维持着我们原来的关系就好。”

我多希望她死缠着我,说非我不嫁,然后让我生厌,一脚把她踹开。可是她这近乎别无所求,让我不知如何拒绝。想想一直以来,她无怨无悔的回绕在我身边,在我最脆弱的时候给我温纯,即使那只是发泄,她都不离不弃。现在在这么危险的处境,也舍不得离开。我还能说什么,或许我对她不能再那么自私了,应该给予她点什么。但是现在我说不出口。

这天,她一直呆在我家里,我做晚饭给她吃,吃完饭,我们坐在沙发上,她依偎在我的肩膀一起看电视,夜深了一起上床睡觉,她卷缩在我的怀里。就像一对情侣普通的生活,但是应该是她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吧,而我为何没能做到?在我心里真的没有一点属于她的空间么?不知道,至少现在我比任何时候都疼惜她。所以我们一直持续这样的生活。

会所的设计开始进入收尾阶段,百忙之中,在一个细雨绵绵的傍晚,我抽空去了顺德一趟。因为他们静得让我忐忑不安,我得去探个究竟。

柯琳一个人在家,当我走进去的时候,她慵懒的横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到我只问了一句:“吃饭了没有?”

我说:“没有。”

然后她起身去给我热饭菜,做好后摆好碗筷。我过去一个人默默的吃饭,她继续横躺到沙发。我问道:“郁川怎么没过来?”

她没回应,我一口饭含在嘴里仔细的端详着她,她还是不动声色。我吃完饭自己收拾桌子,把碗筷洗了,坐到客厅,问她道:“能告诉我最近你们怎么样么?”

“他很少过来了。”

“为什么?”

“因为我们一见面就吵架。”

“你们又怎么了。”

“他一再追问我为什么放你走。”

“然后呢?”

“一气之下我就说因为我爱的是你。”

我哑然,半天才说道:“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对他说。”

“因为我不想让自己再糊涂,也让他不要再糊涂。”

“你们已经订婚了,你把婚姻当儿戏啊,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

她沉默,我继续问道:“他怎么说?”

“他只说为什么我非要说出这句话,然后气冲冲的走了。再也没有过来。”

我也沉默,我知道其实郁川早已看出柯琳最爱的是我,也看出我无法接受柯琳。所以他想来个两全其美,他来照顾柯琳,让我卸下负担。但是柯琳竟然那么直接的说出那句话,把他推向尴尬境地。而他又是那么在乎我的走留,想想有多放不下我。

这一天晚上,我留在这里。第二天柯琳早早就去上班了,中午的时候,我给郁川打了个电话,叫他回来一趟。

我坐在沙发上,他进来了,异常憔悴。他坐到我身边后,我说:“对不起。”

他说:“我无所谓,即使她一点都不爱我,我也可以留在她身边,我只求你别走。”

我们深情对视,他那迷惘的眼神,好像用这样的眼神去陪伴没有一丝云彩的蓝天,眼中便封存进了辽阔的幽怨;用这样的眼神去凝视树梢的绿意,眼中便融进了新生的苦难;用这样的眼神去映照明镜般的湖水,他将湖中的景象看了个彻底,却怎样也无法化解自己的忧郁。

我缓缓举起双手,轻轻捧住他的脸,禁不住低下头,深深吻住他的唇。然后夹杂着我们的泪水,忘乎所以融进一片苦涩的温纯。

别再说你爱我。

我不难过,这不算什么。

只是为什么眼泪婆娑。

就让我走,让我开始享受自由。

你的影子会充满我的生活。

我并不懦弱,只是有些寂寞。

请你抱紧我,让这份情留在我心窝。

这不是你我的错,爱到深处,是对是错,就让它随风而过。

忘了我,要过得比我快活。

如果有来生,请认准我。

即使天涯海角,也不要错过。

窗外突然雷声滚滚,乌云密布,午后时分却是暮色天空,滂沱大雨接踵而来,噼里啪啦敲打在玻璃窗上。而我们紧紧相拥,翻滚在沙发上,似乎天崩地裂也与我们无关。

可是,一刹那好像世间万物都停住了声响,因为有一个雨人直立立出现在我们眼前,然后她疯了似的摔门而去。我瞬间石化,一会儿缓过神来拔腿追了出去,跑到楼下却连个人影都没见到,我伫立在瓢泼大雨中发疯的呼喊:“柯琳、柯琳、柯琳……”可是我喊破了喉咙她也没有出现。郁川失魂落魄的傻站在我身边,我抓住他的肩膀说道:“你去公司看看,我到桂畔海找找,要是看到她了给我个电话。”

然后我们分道扬镳,我打车到桂畔海,个个餐厅、咖啡厅、酒吧逐一找下去,可是翻遍整条街都没找到。我给郁川打电话过去,他有气无力的说:“没有找到。”

我们继续分头到每个以前我们去过的地方找,最终还是失望而归。傍晚,我们带着冷冰冰的身体拖着沉重得脚步上楼,可是拿出钥匙开门,却怎么也打不开。我恍然大悟:柯林在里面!她反锁了,于是用力敲门,叫道:“柯琳,柯林,开门,你听我解析。”里面却是没一丝声响,我无力的瘫坐在门口,郁川也坐了下来。我们都已精疲力竭,就那样傻傻坐了三个钟头,门还是没有开。我说:“她在里面,总比不知在哪里好,先让她冷静一个晚上,什么事明天再说。你回家吧,我也先回禅城一趟,明天再过来。”

“别回去了,去我家吧。”

“不了,我要回去。”

“那先去换套衣服,这么冷,会生病的。”

“没事。”

我拖着象被架空灵魂的身躯,来到家门口,正要翻出钥匙,突然一阵眩晕,然后就倒下去了。随后的事情我一点也不知道,等我醒来,发现躺在自己的床上,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厨房里传来乒呤乓啷的声音,我吃力的撑起来,可是全身软弱无力,又倒了回去。有个人跑了进来,是小三。她说:“你醒了?等一下,我在熬粥,马上可以吃。”

我再用力撑起来,说道:“我要去顺德。”

她过来扶我,说:“你都昏迷不醒一整夜了,现在身体还很虚弱,有什么事等身体好了再去。”

我不听她劝阻,坐到床边穿上鞋,可才踉踉跄跄走两步就倒了下去。小三把我扶回床上,说:“别逞强了,你现在去也走不动,听我的,好好躺着,身体好了再说。”

这时我有气无力,只能听她了。我拿过手机,给郁川打了过去:“怎么样了?”

“我一大早去过了,她还是不开门。”

“我现在走不动,等身体好得差不多了我看明天再过去。你也先不要去打扰她,让她先一个人静一静。”

“你不要紧吧,要不要我过去看看。”

“你不用来,你在那边时不时上楼去看一看有没有什么异样。”

“好的,你要保重身体,有什么不适一定要给我电话。”

“知道了。”

挂了电话,我横躺在床上,头痛欲裂。走到这一步,如何收场。此刻,我真想从窗口纵身跳下去,一了百了。可是现在我还不能死,除非柯琳死了我才能死,要不做鬼也无法安宁。

没想到,我这病一拖就是三天。这几天,小三一直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我,她也在我心理慢慢占据一丝空间。我想好了,等把这里一切的事情解决好后,我要带她远走高飞。

我再次来到顺德,一下车就给郁川打了个电话,叫一起去找柯琳。我们在小区门口碰头,然后一起上楼,我刚敲了两下门,大门就豁然打开了。可是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不是柯琳,而是她的房东。我诧异的问道:“柯琳呢?”

房东说道:“柯小姐今早已经搬走了,我正要打扫房间呢。”

“她有没有跟你说搬去哪里?”

“没有。”

我和郁川垂头丧气离开了那里。我问道:“你这几天没来看看么?”

“来了,可是她一直不开门。昨晚我过来还听到里面有声响的。”

“她这几天没去上班么?”

“没有。”

我打电话给我几个在顺德的同学,她们都说没看到柯琳。其实柯琳也不大可能去找他们,因为很少来往。我和郁川来到柯琳的公司,郁川走了进去,出来的时候跟我说:“她昨天已经辞职了,她的同事也不知道她去哪里。”

我们已经不知道还能去哪里找,她纯心躲起来,肯定是不会让我们找到。这一次对她的冲击是无法想象的,从她这么消无声息的离开,就知道她有多不想再面对我们,而我们又有何颜面去面对她。我彻底失望了,我感觉自己已经坠入万丈深渊,无可复身。我们漫无目的的在顺德的大街小巷上穿梭,从白天到黑夜。我们在找寻什么?我们还能找寻什么?从雨人出现的那一刻起,所有的一切都已灰烬烟灭了。我们怎么可能还走得下去,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一起走下去。

夜幕降临,我们默默的在站台上等待开往禅城的末班车,我说:“我不找了,但是你一定要继续找下去,直到找到她为止。如果见到她,你告诉她,都是我的错,然后替我好好照顾她。我宁愿她怀恨我一辈子,也不想看到她孤苦伶仃的生活。”

郁川先是用哀怨的眼神看着我,然后眼泪开始打转,脸部抽动两下,随之嚎啕大哭,紧紧抱住我。我也抱住他,隐忍已久的眼泪唰的一下也涌了出来。我们到底怎么了,开始的柔美月晕酿成酷寒的剑光,起初的迂回小路酿成绵延的血流,原先的摇荡茜草酿成一抹抹游魂。我们已经纵身跳进了悬崖,无法再回去,下面更是无路可走了。

车来了,我抹了一把眼泪,很坚决的踏了上去。但是我的心在哪里?我好像忘了带走……

回到禅城,我本来就还虚弱的身体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又扛不住了,病怏怏的躺在床上。可是我的脑里还是异常清醒,突然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名字影印出来,那就是卢珠,柯琳的小学同学,那个胖乎乎的女孩。我赶紧拿出手机,翻找通信录,最后在末端找到了,拨了过去,她很快就接起来了,先是寒暄一会,然后我小心翼翼的问道:“最近柯琳有没有联系你?”

她说:“没有,怎么了?”

“没什么,随便问问。”我心理无限失望。

“哦,灏天,我有男朋友了。”

“恭喜你。”我简单的说道,现在无心分享别人的喜悦。

挂了电话,我再打到柯琳老家里去,也是小心翼翼的打探,但是他们也都说柯琳最近没打电话回去。

最后的线索也没有答案,我彻底死心了。现在只能祈求郁川能尽快找到她。

第二天早上,陈老板来电话问我会所做完没有。我才想起手头的工作没完成,这些天一直没动过,而明天就是交图纸的日子,虽然所剩不多了,但做起来也需要三四天,何况我现在一病在身,根本就没法做,我只能抱歉的对他说:“不好意思,还没做完,能不能拖几天。”

“什么?我以为你早做完了呢。”那边传来惊讶的声音。

“对不起,这些天我身体不舒服。”

“那你怎么不早说。我好让公司的人补上。”

“我把这事给忘了。”

“忘了?”他的声音开始有些阴阳怪气。“你知道这单有多重要么?这是一个新客户,这单做砸了,他新的单子没有不说,以后酒店老板的生意也别想做了。”

“真的对不起。”

他突然大吼大叫起来:“现在说对不起有用么,你是不是真的挺把自己当回事啊,我一直纵容你你就忘了自己有几斤两了,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

我“啪”的挂掉了电话。他的话和当初老狐狸没什么两样,做生意的别跟他讲什么交情,在他们眼里,金钱至上,只要损害到他们的利益,你就算横死在马路上,他也不会眨一下眼。

我身心疲惫,不想再折腾自己了,什么都不去想,现在,不管什么,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所谓的万念俱灰之后就是一种死寂,静得好像自己也都不存在了似的。

这一天晚上,小三还是睡在我这里,但是,一大早她就回她家里去了。我继续躺在床上,像个植物人。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喧闹声,然后是敲门声,应该说是砸门声。但不是我的门,我知道是小三的,于是爬起来出去看个究竟。正在我打开门的瞬间,一个肥胖的中年妇女和几个膘型大汉也把小三的房门砸开了,他们直冲冲往小三的房里闯,我心理一阵慌乱,紧跟进去。看到小三坐在窗台上,那几个不速之客直逼近她,她看到了我,脸上突然扬起一丝笑容,我还没来得及冲上去,她一下向后倒,刹那间整个人就像一颗陨石往下坠。我撒腿跑到窗前往下看,一个惨烈的画面出现在眼前,她已经横躺在一滩鲜红的血泊中,面目全非。逐渐有人群围观,越来越多,有人开始拿出电话,应该拨打120.但是,我知道,她,已经走了。我腿一软,瘫在地上,那几个面目狰狞的人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我长天哀嚎起来:“啊……”

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能等我一下。

我已经跟自己说好带你远走高飞的。

我多希望能报答你对我无私的爱。

你不是说你很爱、很爱我么?为什么就这么丢下我就走。

你诚心让我成为一个千古罪人。

我恨你,为什么在我开始接受你的时候,你却离我而去。

……

我在家里躺了整整一个星期。期间有多少进食我已经记不清楚,我只知道当我拖着行李箱告别那个家的时候,我已经瘦骨嶙峋,不成人样。

街上寒风凛冽,行人罕迹,我像去年要去给柯林过生日一样,站在路边拦出租车,出租车也是像以前一样载满来去,对我视而不见。最后停在我面前的不是出租车,而是宁馨的车。她从车上走下来,站到我门前,问道:“你这要去哪里?”

“上海。”

“啊?我爸酒店下个星期就要开张了,还想邀请你去参加呢。能不能推迟几天再走?”

“不了,我已经订好机票了。预祝你们生意兴隆。”

“现在要去机场?”

“是的。”

“上车吧。”

宁馨把我送到广州白云机场,我办好托运和登机卡后就叫她回去了,我还有一个钟头才登机。送她到停车场后,我回到大厅,迎面走来一个熟悉的面孔,我仔细一看,认出来了,是夏亦涵。她挽着一个油头满面、大肚翩翩的中年男子的手,笑盈盈走出来。但是她已经认不出我了。

我突然感慨,很多人在这种城市都能梦想成真,而我却这么落魄的空手离开。

或许这就是命运吧。

随着飞机划过广州灰色的天空,我也就带着狼狈不堪的样子以及一颗充满负罪感的心向下一个驿站——上海飞去,展开一个新的人生旅途。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会员

拿上你的纸笔,建造一个属于你的梦想世界,加入吧。
 注册会员
找回密码

站长信箱:[email protected]|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Project1游戏制作

GMT+8, 2020-8-13 01:50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