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體中文

Project1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搜索
查看: 1743|回复: 1

[游戏活动] 【我的永夜】逆转的时之齿轮(克雷斯and艾玛·小番外)

[复制链接]

Lv1.梦旅人

梦石
0
星屑
75
在线时间
1074 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16
帖子
1937
发表于 2013-4-20 20: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加入我们,或者,欢迎回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荷包PIG蛋 于 2013-4-20 20:30 编辑

◆chapter 0
  看着克雷斯远去的身影,索尔不禁皱了皱眉:“放任他一个人离开真的没问题么……”
  露依有些无奈地撅了撅嘴:“没办法,让他一个人散散心吧。唉,艾玛好可怜哇~”
  索尔攥了攥拳头:“这群可恶的混蛋,竟然对一个女孩下手!!管他们是魔族还是什么神辉族,如此丧尽天良的家伙一定要受到我们骑士正义的制裁!”
◆chapter 1
  恍惚之中,克雷斯睁开了眼睛……
  “唔,这里是……?!”
  紧接着,克雷斯的双眼顿时变得通红起来。
  因为,他看到了他这一生再也难以忘怀的一幕——
  只见安雪挥舞着自己的长剑,朝着一只巨大的魔物砍去,又或者说,是朝着他心中最重要的她砍去。
  克雷斯分明看见,在安雪长剑落下的一瞬间,那只身处黑袍中的怪物骤然化为了一个粉红色短发的少女,一个在他心中远超一切的、轻声啜泣着的少女。
  “不!!”克雷斯嘶吼着扑上前去,这一刻,克雷斯眼中再也容不下其它任何事物,也忘记了他的处境,充斥在他眼前、心中的,只有那个少女。那原本快速挥舞而下的剑气似乎变得十分缓慢一般,而正是这份缓慢,加剧了克雷斯的痛苦。因为克雷斯根本无法动弹,唯有呆滞地看着那一剑一次次落下、挑起,将艾玛的生命抹杀。而艾玛仿佛什么也感受不到一般,只是泪眼朦胧的看着他,直到身体完全在猩红的血光和青色的剑气中支离破碎,化为点点星光消逝……
◆chapter 2
  “不要!!”
  克雷斯大叫着。
  “艾玛、艾玛,别哭……”克雷斯两眼通红,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停止了思考,只是呆呆地,一遍又一遍地喃喃着。
  “先生,您没事吧?先生?”
  “诶?你是……?”克雷斯清醒了些许。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似乎只是在做梦,而此时……
  “先生,您终于醒了,您可是足足睡了好几天呢。”
  “是么……”克雷斯眼底的红光悄然退去,有些歉然地笑笑,“抱歉,我这是……?”
  “吓死我了,先生您没事就好。是这样的,几天前,我工作回来的路上,正好看见您满身酒气地躺在小巷边,就把你带回来了。”
  仔细观察之下,克雷斯发现,这是一个有着靛青色大眼睛的男孩儿,看起来似乎比自己要小两三岁,与他说话的过程中一直保持着一份有些缅甸的笑容。
  克雷斯脑中这才完全恢复清明,同时也回忆起了一些他再也不愿回想的记忆碎片……
◆chapter 3
  几天前。
  众人终于成功地夺回了炉心戒,但却得知在夺戒之路的路途中无意间杀死了被改造成魔物的艾玛,克雷斯在收到了巨大刺激的情况下独自脱离队伍,回到了洛城,想要通过酒精麻痹自己,而忘却这份痛苦,最终醉倒在小巷边,却不想被这个不知名的平民少年带回了家中。
  想到这里,克雷斯心中不禁升起一丝警惕,毕竟,自己与对方并不相识,而自己的钱财等也都留在了索尔那边,对方究竟是为何而好心地照顾自己?
  克雷斯这边思索着,另一边的少年却端来了一碗甜羹给他。
  嗅着这份香甜的气息,克雷斯道:“真是麻烦你了,还未请教你的尊姓?”
  少年爽朗地笑道:“我叫旦尔诺迪斯,你就叫我旦旦好了~”
  “额…蛋蛋…”克雷斯显然是会错了意,对于这个奇葩的名字感到哭笑不得。
  喝完了汤羹,克雷斯感到大脑一阵空白,就这么沉沉地睡了过去。
  看着克雷斯熟睡的面孔,旦尔诺迪斯的嘴角牵起一抹弧度。
  一夜无话。
◆chapter 4
  克雷斯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看着眼前这个套着充气熊猫皮套并卖着气球的少年,克雷斯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早上的一系列想法。
  两小时前……
  旦尔诺迪斯领着克雷斯走在大街上。
  “你这是……?”克雷斯的眼神有些涣散,显然还还没有完全从艾玛消失的悲痛中清醒过来。
  “先生,对了,您说您叫克雷斯是吧。别这么郁郁寡欢了,您似乎遭遇了什么悲伤的事情?开心点吧,老这样会伤身体的。如果您有什么想向我倾诉的,但说无妨,我毕竟是个局外人,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所不定我可以帮帮你呢?”旦尔诺迪斯澄澈的眸子闪了闪,微笑道。
  “谢谢,但我…不想说……抱歉……”克雷斯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提出自己心中的疑问,“你,为何要帮我?我们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啊……”
  “……”旦尔诺迪斯沉默着,“对不起,这件事我也不想说……”
  克雷斯分明看见,先前还闪烁着智慧光彩的瞳仁,此刻却悄然涌上一层悲伤的薄雾。
  看着他那红扑扑的小脸,克雷斯呆呆地想道:
  他哭了?!
◆chapter 5
  尽管有了早上那说不上愉快的一幕,但克雷斯却依然没有改变自己心中的想法。虽然这个所谓的“蛋蛋”看起来很淳朴厚道,但他那双流转着智慧光芒的瞳孔是不会骗人的,尤其是当问起他帮助自己的原因是他的沉默,更加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他救自己一定是有目的的!
  但此刻,克雷斯脸上的表情却有些怪异。
  十分钟前。
  克雷斯看着眼前庞大的机械设备,苦笑道:“这…这里该不会是…”
  旦尔诺迪斯道“没错,就是游乐场,西大陆唯一的一座‘游乐场’,也是我工作的地方。”
  近几年来,东大陆与西大陆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再那么恶劣,而西大陆使用东大陆的通讯器就是这种转好现象的证明。而眼前这座游乐场,据传闻在东大陆很常见,甚至可以说每个城市都有那么一两家,可放在以魔法为主流的东大陆,这种大型电子娱乐设施显然是繁盛不了的。两年前,东大陆决定将这项“技术”作为“友谊交流品”赠送给西大陆,可无奈于西大陆擅长科技的人才并不多,所以足足耗费了一年半的时间才建成这座西大陆最豪华也是唯一的游乐场。正所谓“物以稀为贵”,西大陆人眼中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游乐场”的门票价格也是漂亮得很,这也就导致了只有少部分万贯富豪和名门贵族,以及伊尔教会中任职重要职位的神职人员及其亲属有能力进入其中。旦尔诺迪斯能在这里找到工作,实属不易。
  “那么,你的工作是什么呢?”克雷斯道。
◆memories 1
  “真是的,明明没钱还跑来瞎闹,今天的生意又没做成。”艾玛气愤地道。
  “没关系的,你已经很努力了啊~”克雷斯微笑道,“你的医术在附近已经小有名气了呢。”
  “可是,小雷,我们真的可以支撑住这个孤儿院么……”艾玛看着病房里已经已经失去了知觉、全凭含着艾玛高价购买的续息丹吊着一口气的院长,有些担忧,“院长已经快要……我们……”
  克雷斯捏了捏艾玛的小脸,道:“好啦,、小财迷,你也不要太累咯,白天出诊、晚上为院长治疗,这样下去,你会吃不消的。”
  “我没关系的…只是看着那些付不起诊费向我哭泣的病人们…我……虽然我表面上是软硬不吃地冷着脸,可是…我的心…真的好痛……”艾玛低垂着脸。
  克雷斯:“……”
  艾玛突然笑道:“没关系啦,小雷。我可是‘见死不救的天使’啊。院长,他一定、一定会好起来的啦~”
  克雷斯也笑了:“嗯。”
  两个人强颜欢笑着,却并不点破对方心中沉积着的阴霾,因为这话恐怕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毕竟,院长已经病入膏肓了……
◆memories 2
  艾玛话锋一转,“小雷,今天我听说洛城新开业了一家叫做‘游乐场’的地方,听说可好玩了。还有在阳光下会变色的冰激凌和被称为‘爆米花’的甜点出售。怎么样,我们有空就去看看?”
  克雷斯失笑道:“你呀,刚刚还在想着怎么赚钱,现在却又很不得拼命去败家了。”
  艾玛低下了头:“对哦,眼下这么危机,我却还在想着玩,我……”
  克雷斯拍了拍艾玛粉红的短发,道:“别担心啦,我最近在赌场打工赚了不少积蓄,等过段时间情况孤儿院和院长的情况稳定下来了我就带你去玩。毕竟,我们两或许都太辛苦了呢,偶尔也需要犒赏犒赏自己嘛。”
  艾玛睁大了眼睛,乐道:“真的?!”
  不管怎么说,艾玛毕竟都只是个女孩而已,对于新奇事物的抵抗力还是不大的。本来她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克雷斯却答应了下来。她又哪里知道,克雷斯为了打工,连夜不眠,比每夜一边冥想一边治疗院长的她要辛苦了一倍不止。
  克雷斯和煦地微笑道:“当然是真的。”
◆chapter 6
  克雷斯眼睁睁地看着“蛋蛋”套上了一件巨大的熊猫皮套,并在皮套外罩上了半个印有斑斓色“PIG”字样的巨大蛋壳装,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旦尔诺迪斯手握一大把东大陆出口来的“气球”走出更衣室,道:“嘛,这就是我的工作,卖气球~”
  克雷斯的表情有些怪异,因为眼前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有着爽朗笑容的少年旦尔诺迪斯了,而是一个“天然呆”小正太,有就是他所自称的“蛋蛋”形象。而曾经那双灵动的眸子,此时却变得有些憨傻了。
  现在的“他”,还是自己所怀疑过的那个“他”么?
◆chapter 7
  由于这里是西大陆唯一的游乐场,所以它便当仁不让地被起名为“永夜幻想世界”
  曾经的一场震惊全大陆的巨大变故,导致了“永夜”现象的产生,也正因如此,现在西大陆每天的日照时间仅有三小时左右而已。此时是深夜,游客虽然说不上多,却也并不少。每个游乐设施上都有那么几个孩子或年轻人在体验,而他们上了年纪的父母们,则大多坐在豪华马车中闭目养神着。在那暖黄色的灯光照耀之下,一派和谐的景象。
  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两个孩子来买站在路灯下的蛋蛋手中的彩色气球,甚至是在一起留下魔法合影(利用特殊晶矿加工而成的,可以储存影像的设备,类似于东大陆的“摄像机”),每当看见站在路灯下傻笑的蛋蛋,克雷斯的嘴角都会不自觉地抽搐一下。
  啾————————————————————
  好像有什么不寻常的声音?
  克雷斯似乎听见了什么,大脑快速的运转起来,很快就锁定了这种声音,不,准确的说是叫声的来源。
  那是一种叫做“骨鸟”的魔物,喜食人类的脑髓,常常团居于山谷两侧,在猝不及防之下袭击落单的冒险者,无恶不做。
  难道说…………?!!
  克雷斯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紧接着,他就看到了一幅壮观、或者说是恐怖的景象。
  骨鸟,密密麻麻、布满游乐场上空的骨鸟军团!!!
◆chapter 8
  虽然在洛城的偏僻荒野地带市场会有魔族部队为了抢夺粮食而偷袭小村庄,但那毕竟只是小规模的入侵啊,而且是一击即退,如此大规模的侵袭甚至可以说是绝无仅有了。
  不仅如此,以往的魔物只是侵袭边缘村镇,而现在的骨鸟军团却是侵入了洛城的市中心位置,要知道,这座西大陆唯一的游乐场可是建立在市中心的繁华街市处的啊!
  洛城的市中心可不只是繁华这么简单,同样建立于此常青藤学院以及学院中的老师和学员可是一份巨大的威慑啊!!魔物竟然胆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入侵这里,显然是有着极大的把握和不轨的目的了。能让如此之多的骨鸟集结而来,这个“目的”必定是有着巨大诱惑力的。
  “啧。”克雷斯冷哼一声,一记星辰爆已经朝着开始缓缓着陆的骨鸟军团密集处轰击而去,虽然从小自孤儿院长大的他并不能看得惯这些吝啬敛财的贵族,但他毕竟是常青藤学院的学员之一,保护没有自卫能力的普通人是他的责任。
  “呜哇!”一个在逃跑过程中被贵族马车撞跌倒的小女孩惊呼一声,手中的大红气球顿时飘飞而出,随之被骨鸟的利爪撕得粉碎。
  骨鸟,顾名思义,就是由骨头组成身体的鸟类魔兽,这种魔兽的攻击力并不强,唯一令人头疼的地方就在于他们近乎不死的天赋:重组。骨鸟的生存能力极强,以腐肉为食,他们的身体是近乎不灭的,物理攻击几乎无法对他们造成伤害。除非将这些骨鸟轰得连渣都不剩,否则,每一次攻击结束后,被击碎的骨鸟都可以在短时间内重组为一直新的骨鸟生物。这也正是他们的厉害所在。
  克雷斯见状,赶忙扑过去,也只有他那强有力的雷炎属性魔法攻击有可能消灭眼前这种生物了。先前所发动的星辰爆虽然不是克雷斯的最强攻击技能,但却是他最常用的。眼看着自己的攻击成功轰碎了三只骨鸟,克雷斯不禁心中大定。
  克雷斯毕竟不是风系魔法师,他那有限的速度又怎么比得上长有一双巨大骨翼的骨鸟呢?
  而此时,眼看着一只成年的灰白色骨鸟向着那个女孩扑去,克雷斯不禁心中大急。
  轰————————
  骨鸟的冲击力显然是巨大的,克雷斯放下了挡开尘土的手,他心中已经做好了看见血腥场面的准备。
  一个人,一个挡住了骨鸟攻击并护住啼哭女孩的人。
  克雷斯惊讶地看见,一个全身涌动着黑色雾气的人挡在了那个跌倒的女孩面前。
  一大串气球向着茫茫夜空飞去。
◆memories 3
  “呜哇——”一个粉红短发的小女孩惊呼着。
  “怎么了?!”克雷斯赶忙跑了过来。
  “呜呜,院长爷爷,我不是故意的,呜呜……”女孩抹着眼睛轻声啜泣着。
  “没关系,艾玛,是爷爷自己不小心啊,哈哈……”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蜷缩在地上咳嗽着。
  “院长爷爷,你没事吧。”年幼的克雷斯搀扶着院长,一边扭过头来,“你,你也没事吧?发生了什么?”
  女孩哭泣道:“呜呜,都是我不好,不小心把院长爷爷撞到了……”
  老人用他精瘦的双臂挣扎着,撑起了上半身,还不忘抚了抚女孩的脑袋,慈爱地道:“没关系啊,孩子就要活泼些才好啊,哈哈……”
  被唤作“艾玛”的女孩停止了哭泣,睁大了眼:“真的么……”
  “当然啊。”院长终于在克雷斯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哦~”艾玛欢呼着,一蹦一跳地跑去和别的女孩玩耍去了。
  “哎,你……”克雷斯愣愣地呆望着,因为他分明看见,女孩的左手已经跌得青紫了,但却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向院长挥了挥手,跑开了。
◆memories 4
  “真的不要紧么?”角落里,克雷斯道。
  “当然不会啊,一点也…不…疼……呜呜……”艾玛强颜欢笑着,可惜年幼的她着实不大擅长掩饰自己的真是情绪,一边说着,一边却捂着自己的伤口,轻哼着。
  “……”克雷斯犹豫了一下,摸了摸口袋里的两枚背着院长辛苦攒了半年的星屑道,“我带你去包扎吧。”
  一边说着,克雷斯拉住艾玛没有伤的小手,跑出了孤儿院的大门。
  楼顶处,老人静静地站着,看着两个小小的身影窜出大门,感叹道:“现在的孩子真懂事啊…这片大陆,就真的应该被我族………”
◆chapter 9
  黑气散去,克雷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还是他?!
  一天之内,克雷斯见识到了旦尔诺迪斯的三次气势转变:淳朴的智慧少年,呆呆的萌正太,以及……缭绕着邪气与杀戮之气的……恶魔……
  尽管克雷斯时刻警惕着这个神秘的少年,但不管怎么说,自己毕竟是在别人家留宿了一夜,直到上一刻,克雷斯对于这个少年还是心怀几许歉然的。
  但此刻,克雷斯却不由得产生了惊讶…和一丝恐惧…
  只见黑雾散去,旦尔诺迪斯身体之外罩着的皮套装已经在黑色气流的绞动下化作一地碎屑,露出了里面的白色衬衣。一头利索的浅色短发很快就被渲染成了飘逸的血黑色长发,旦尔诺迪斯迷茫的靛青色双眼闪过一丝挣扎,全力推开了身边的女孩,然后便狠狠地抱住了自己的头,眉头紧锁,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与此同时,又飞来几只厉啸着的骨鸟,而先前的那只,以化为一堆碎粉随风而逝。
  迷茫和痛苦之色在这声声厉啸中消失,旦尔诺迪斯重又抬起了头。
  克雷斯的双腿有些颤抖了,是在气势的压迫下颤抖的。
  那是一双如同红宝石般剔透的血眸,瞳仁深处仿佛燃起了一团没有温度的火焰一般。
  紧接着,克雷斯就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旦尔诺迪斯窜了起来,是的,只是凭借一瞬间的双腿发力窜起来,窜出了十几米高!
  下一刻,迎着他而去的几只骨鸟就破碎了,像被一块巨石砸中的玻璃一般破碎了。
  黑雾重又弥漫,这一次是布满整个骨鸟军团。
  还是消逝,毫无悬念的消逝。只是一瞬间,就将足以摧毁整个洛城的骨鸟军团击溃!  
◆chapter 10
  尘埃落定,黑色的身影从空中落下。黑发轻甩,克雷斯分明看到了那个身影的嘴角处牵起一抹妖异的笑容。
  接着,是凝视,满含怒意的凝视。
  “哎哎哎……!!!”毕竟这只是在几息之间所发生的事情而已,克雷斯还处于一种摸不着头脑的状态。
  然后……就看见那个黑色的身影向着自己扑来!
  心念电转,克雷斯快速思索着,看他的样子,似乎是被某种类似于魔化的异常状态附着了,至于解决办法么,自己口袋里还有一个艾玛当初贪便宜趁着一个穷困的魔法师特价出售自己的魔法物品时买到的醒神咒卷轴,而作用就是祛除异常状态。
  没有时间了,必须赶快做出决定!!
①向旦尔诺迪斯使用醒神咒卷轴;(转入wake篇继续阅读)
②再等一下,说不定还会有什么变化;(转入dawn篇继续阅读)
③向旦尔诺迪斯发动攻击。(转入dark篇继续阅读)  
◆wake
  试试看吧!
  这是克雷斯情急之下的对策。
  眼看着那一道如鬼魅般的身影扑来,克雷斯赶忙朝准目标扔出了自己的卷轴。
  淡淡的白色光芒覆盖了那个身影,尽管看上去如同萤火般微弱,但却悄然瓦解着黑影,或者说旦尔诺迪斯身上不知何时覆盖着的黑色鳞片。
  克雷斯这才发现,在先前的战斗中,旦尔诺迪斯的身上已经悄然覆盖上了一层紫黑色的鳞片,这层烙印着古朴纹路的鳞甲,更为其增添了一抹邪异之色。
  一片片破碎的鳞片缓缓从他的身上剥落着,在与地面的碰撞中碎裂,而那一头血黑色长发缓缓变回那一头充满着自然气息的浅绿色发丝,只是变长的部分,却没能恢复原本的长短。
  克雷斯分明清楚地看见,旦尔诺迪斯眼中那团若有若无的火焰——熄灭了。
  “唔……我……”如新生婴儿般生涩的声音传来,不过很快就恢复平常,恢复到那个智慧少年旦尔诺迪斯的声音,“可恶,我…又失控了么…该死……”
  克雷斯缓缓走去,道“不,应该说是你拯救了整个洛城,虽然最后关头有点危险呐。”
  旦尔诺迪斯没有回应克雷斯的话,而是沉默了半晌,然后有些颤抖的道:“克雷斯……”
  “嗯?”克雷斯依旧有些发愣,毕竟,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靛青的眼中流转着一丝淡淡的红光,旦尔诺迪斯道:“想知道吗?我将堕落的你带回自己家的原因,还有刚才我的变化,我知道你心里有着这些疑问。”
  克雷斯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表示默许。
  旦尔诺迪斯捡起了一块从他自己身上剥落的碎片,凝望着上面的纹路和依旧散发着的黑气,道:“曾经的我,也许只是一个普通人,就像大多数洛城的人那样,只是平凡的生活着。那时候,我每天都随奶奶前往郊外的密林中采拾蘑菇等出售以维生,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我们像往常一样采拾着蘑菇,却不料突然遭遇了一只似乎是脱离了大队伍的骨鸟,那是一只奇怪的骨鸟,全身都笼罩着一层黑气……”
  “诅咒骨鸟!!”克雷斯有些惊讶地打断道。
  诅咒骨鸟,也可以说是骨鸟中的异类,与那些坚实耐打的普通骨鸟相比,诅咒骨鸟的身体要脆弱得多,但他们却被上天赋予了一份极其特殊的能力————诅咒。骨鸟之所以比绝大多数魔物都要稀有,就是因为他们的血脉不像其他魔物那样易于传播。普通魔物,通常以噬咬人类及其它生物的方式使对方感染上该种魔物的血毒,并成为其中的一员。而骨鸟却不同,骨鸟唯一的繁衍方式就是“诅咒”。通过诅咒骨鸟——骨鸟中的魔法师这种特殊异种骨鸟的技能“诅咒”,可以对任意生物进行吞噬。他们通过释放出腐蚀雾液将生物的肉体和灵魂溶解同时进行骨组织重组,从而产生一只新的骨鸟。所以说虽然骨鸟的抗打击能力极强,但数量是十分稀少的,像今天这样一次性出现成千上万的骨鸟,恐怕在整个大陆上也是前所未有的。
  “也许吧。”旦尔诺迪斯继续道,“我唯一的亲人就在那一瞬间化作恶魔,我是那么的无力啊,我竟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奶奶化作一堆森森白骨,!!我能清楚地感受到奶奶地挣扎、不舍和哭泣。可是——就在这时,她却突然,破碎了!!再也没有挽回的机会了啊啊!!”旦尔诺迪斯哭嚎着。
  “破碎?”克雷斯的眉毛挑了挑。
  “没错!”旦尔诺迪斯突然向着克雷斯一指,“就是你们这些肮脏的骑士!!你们竟然不顾任何人情事理地将我的奶奶给……”
  “笨蛋,到了那种时候,根本就没有可能再挽回你的亲人了。他们之所以从那魔物手中救下你、从你那已经变成魔物的奶奶手中救下你,就是为了减少一个受害者啊!!”克雷斯皱眉道。
  旦尔诺迪斯的手无力的垂下,道“是啊,不过,当时的我是处于盛怒之下,已经失去理智了啊。我似乎真的是个笨蛋…………”
  他自嘲的笑笑,有些歉然的转向克雷斯,“现在,你应该知道我留宿你的原因了?”
  “是报复么?!有意思……”克雷斯挑衅地道,“不过我现在更好奇你那份不寻常的力量来自何处,据我所知,并没有任何剑技、魔法等格斗能力具有这份充斥着杀戮气息的属性。”
  “那些骑士们在暗处救下我之后就离开了”旦尔诺迪斯回忆道,“悲伤和愤怒之下,我定下了报复的计划,而你,就是我现在进行计划的第一步。但是那时的我,又何来报复的力量呢?我就地埋葬了奶奶之后,正准备离开。这时候,我突然注意到了那块被你们骑士击碎的骨鸟灰烬,在灰烬中,我发现了一颗骨鸟的魔核……”
  “魔核么…诅咒骨鸟的魔核…?”克雷斯沉吟了一下,同时也忽视了自己是“报复计划第一步”这句话。      魔核,是在魔物死亡后有极小的几率产生一颗魔法能量核心结晶。结晶内通常存有该魔物生前的所有相应属性的魔法能量,是入药和雕琢魔法物品的上等材料,价格不菲。
  旦尔诺迪斯好像没有听见克雷斯的声音似的,继续道:“当我拿起那颗魔核的瞬间,一股灼热的能量侵入了我的身体……”
  克雷斯再度打断,“这怎么可能,且先不说魔核没有独自释放能量那样的能力,但从属性的角度来说,骨鸟的魔核就不可能释放出灼热气息啊,那样阴冷乃至接近亡灵的生物何来那样的灼热阳刚之属性呢?!”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当一切尘埃落定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而我手中捧着的魔核已经化为一堆黑色的粉末……不就以前,我曾经就不小心爆发过那样的状态,好在荒无人烟,并没有引起什么骚动……这一次,兴许是因为再次见到了骨鸟这种给我留下过深刻印象的魔鬼吧……”说到这里,旦尔诺迪斯拍了拍先前被推出去的女孩,微笑道,“……太好了啊…没有什么人员伤亡…真是不知道哪里来这么多的骨鸟呢……”
  说道这里,他话锋一转,“倒是您啊,尊敬的骑士克雷斯先生,实在是抱歉呢……”旦尔诺迪斯特意在“先生”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哦?抱歉……?”克雷斯突然感觉到脊背一凉。
  “是啊”旦尔诺迪斯的眼睛又一次变成了那妖异的绯红,“再见了,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昨晚您喝的营养甜羹里,有着会在12小时内发作的毒剂哦~”
  “什么?!”克雷斯大惊。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的眼皮来时有些不受控制地低垂,眼前的景物已经有些模糊了……
  “可恶,先前是在拖延时间和分散我的注意力么……”克雷斯低哼道,他的双腿已经开始发软,再也站不住了。
  “是啊。不过我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你们这些不通人性的骑士,变成魔物的人类难道就没有可能变回来了么?!!你们一心只知杀戮,却不肯耗费些精力在拯救变成魔物的人类身上。这样的你们,又与恶魔有何区别?!!”旦尔诺迪斯的血眸中掠过一道精光,“啊啊,时间到了呢,安心睡吧,先生。别担心,你只是我的第一步,很快就会有其它骑士来陪你的~”
  克雷斯只觉眼前越来越黑暗,意识逝去之前,他最后的念头便是:艾玛……
Bad End:阴谋之下的消逝
◆dawn
  眼看着对方向着自己扑来,克雷斯却惊恐地发现,在这股杀戮气场的压迫下,自己的一切行动都变得迟滞了。
  时间仿佛在一瞬间变成了粘稠的液体,克雷斯唯一可以在这环境下做的就只有本能地架起自己的双臂去无力的阻挡这一切。
  三秒,克雷斯看见了对方邪异的微笑;
  两秒,黑色的气流向着克雷斯缠绕而来,进一步束缚了他的身体;
  一秒,青筋暴露、附着着一层不知何时覆盖上黑色鳞片的拳头在克雷斯眼前放大。
  克雷斯已经无助地闭上了眼睛。
  白色、柔和的白色光芒,在下一刻遍布了克雷斯眼中的世界。
  “诶?”克雷斯有些惊讶地哼了一声。
  眼皮抖动了一下,随即缓缓睁开。
  原本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和莫名其妙的克雷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这是一片纯净的世界,氤氲宝光之中飘浮着几块通透澄澈的巨大琉璃宝石。而克雷斯就这么茫然地虚空浮在半空中,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世界,克雷斯眼中的神采渐渐回归。
  意识觉醒,克雷斯摸了摸脑袋,轻哼一声,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处境。
  “我,我这是……”克雷斯的身体轻晃,喃喃道。
  “哟,醒了么~”一个听不出情绪的声音传来。
  “唔?”克雷斯茫然地抬头向着这空间的顶点望去。
  那是一个人,一个全身笼罩在白光中的人,莹白的发丝在空中飘逸着,更为这空间增添一丝朦胧色彩。
  “你是…………唉唉唉唉?!!”克雷斯突然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因为他分明看见,白光散去,那个令他十分熟悉的容颜重又归来。
  克雷斯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眼前的身影时如此真实,可又如此虚幻,亦真亦幻之下,克雷斯的双手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
  那是一个有着粉红色短发,身穿一件黑色劲装,头戴牧师帽,身背皮包的少女。灵动的小眼睛眨了眨,露出一个调皮的微笑。
  “真的…是你么………”克雷斯的嘴唇抖动着,有些激动的道。
  “笨蛋小雷!”少女吐了吐舌头,“当然啊…当然…不……是……我……”
  少女的身影渐渐淡去,那个有着莹白色发丝的少年重又出现:“看来你果然对这个少女有着深厚的感情啊……克雷斯……”
  听着对方有些戏谑的话语,克雷斯的颤抖的双拳开始攥紧,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你……”克雷斯怒视着眼前的少年,刚想发作,却突然愣住了,“你…你是…旦尔诺迪斯……?!”
  眼前的少年,分明就是改变了发色的旦尔诺迪斯啊!
  少年沉吟了半晌,道:“我既可以说是旦尔诺迪斯,也可以说不是旦尔诺迪斯……”
  “诶?!!”克雷斯仍然有些发愣,“那你……”
  少年微笑不语。
  克雷斯道:“目前为止发生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
  少年道:“我知道你心中的疑问,不过接下来我要说的可能太不可思议,也太惊世骇俗,希望你不要打断我的话。”
  克雷斯心中虽有疑问,但却选择了沉默。
  少年陷入了沉思:“我的身份是一名时空旅行者。时空旅行者,顾名思义,就是在时间与空间之中穿梭旅行的人……”
  少年督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克雷斯,继续道:“相信你现在心中的疑问很多,那么,我就一一解答你吧。你心中最大的疑问,就是关于我,或者说‘旦尔诺迪斯’吧?
  “‘永夜’世界,或者说是你们的东大陆和西大陆世界,实际上是一个看似庞大,实则简单的世界。相对于一些更加复杂的世界来说,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成长中的孩子而已。
  “估计我说了你也听不懂,但你需要知道的是,我不并不属于东大陆或西大陆,而是一个来自其他世界的存在。而你,还有你的朋友们,就是这个‘永夜’世界的核心。当我来到这个世界时,最引起我注意的,就是你和艾玛。
  “所以,为了改变这场悲剧,我才会在这里与你相见……”
  少年周身的白光渐渐收敛,化作一件古朴的月色长袍,一件画有祥云图案、与西大陆的服装风格完全不同的长袍。
  “我想,或许看看这个,你会更加明白这一切。”少年左手朝着虚空一阵轻点,在克雷斯面前出现了一幅有些虚幻的影像。
  画面中,身着粗布衣的旦尔诺迪斯跟随者一名老人走在密林中,不时地从灌木中扒出一些蘑菇等的真菌,这时候,一抹黑色的气旋缓缓降下,挡在了两人面前。气旋流转,紧接着,老人便缓缓倒下,眼看着旦尔诺迪斯的哭泣,克雷斯不禁感到有些悲伤。
  少年在一旁解说道:“当我亲自进入这个世界时,发现自己的灵魂难以与这个世界兼容,所以,我伪装成骨鸟,潜入了这个世界的角落中,并且……”
  克雷斯没好气地接口道:“并且杀了旦尔诺迪斯的亲人,是么?!”
  少年瞥了克勒斯一眼,道“我又不是恶魔,怎会……”
  说道这里,克雷斯看见,原本已经失去了生命气息的老人缓缓站立了起来,不禁惊呼道:“你…你竟然使用了诅咒术…?!”
  “诅咒术?!不不,这可不是‘诅咒’这么单纯的技能,而我也不需要为自己制造神辉族的傀儡亡灵。”少年有些不屑的道,“我本来是想将自己的灵魂寄放在这位老人的身体里,寻找合适的时机改变这个世界,可是……”
  画面中的老人刚刚站起不久,便在一道掠过的紫光中化作一堆白骨,随后破碎。画面的另一边,是一名有着尖形异族耳朵的精瘦男子。
  克雷斯突然惊吼:“是巴菲特那个老混蛋!!”
  少年的声音依旧没有太大的感情波澜:“本来按照我的计划,这个老人会在我的时空旅行结束后回归正常,但是却正巧碰上这个神辉族人在这一带实验大概是他新研制的病毒,所以就……说起来,根据我所读取的记忆来看,这个叫旦尔诺迪斯的傻小子竟以为是你们骑士在暗处悄悄射杀了他‘被诅咒为魔物’的奶奶,所以记恨上了你们骑士系的学员,而你就是他报复的第一步……
  “旦尔诺迪斯这个笨蛋,要不是我这时候在误打误撞之下醒过来,恐怕克雷斯你已经被毒死了……”
  说道这里,少年无奈地摇了摇头,双袖轻挥,释放出一朵剔透虚幻的白色鲜花,交给克雷斯道:“在这个时间滞停领域中,你的毒素虽然得到了缓解,但是治标不治本,还是会发作的。吃下它,你体内被他下的毒才会被根本的解除。”
  “两个笨蛋…”看着一脸怪异地咀嚼着花瓣的克雷斯,少年哼了一声,继续道:“这应该便是你被旦尔诺迪斯留宿的原因了。”
  少年顿了顿,道:“在计划失败后,我只得将自己的灵魂收束成一块晶体陷入沉睡,可那个笨蛋竟然把我当成魔核吸收了……”
  影像中,旦尔诺迪斯在埋葬好他的亲人后,突然义无反顾地抓起了骨鸟灰烬中的闪耀晶体,随后四射的白光充斥了整个画面……
  少年苦笑道,“所以之后才会发生这么多事。而我在游历不同世界时的来的人格也在潜移默化着他,这就导致你先后看到了几种不同的他,这些你不需要详细知道,总之,我现在终于重又苏醒了……”
  克雷斯已经呆滞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一切听上去是如此不真实,可却又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定了定神,克雷斯将最后一口花蕊咽下,好不容易才挤出了几个字:“你…说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
  少年道:“是的,为了你和艾玛。想必你很想知道为什么今天这里会出现如此之多的骨鸟吧,那甚至是整个西大陆所有的骨鸟了……”
  克雷斯一听说是和艾玛有关,原本寂灭的心重又活络起来了:“说重点!”
  少年皱了皱眉:“稍安勿躁。他们其实都是为了这个。”
  少年的左手中不知何时攥了一颗粉红色的圆心宝石,看着那块巨大的、色泽圆润的宝石,克雷斯心中不禁暗想:如果艾玛那个小财迷在这里的话,一定会两眼放光的。
  少年自顾自的说道:“这是我在一次机遇中偶然得到的时间虫之卵。”一边说着,少年手指稍稍用劲一捏,宝石表层便如鸡蛋壳般剥落,露出了里面一只手指大小的剔透粉红色肉虫。
  “那些骨鸟正是嗅到了这样一只在你们‘永夜’世界中本不可能存在的、媲美三大圣器的存在。对于那些骨鸟而言,只要吃下这只虫子,就可以瞬间进化到生物链的顶端,甚至有化形成人类的可能。”
  话锋一转,少年似笑非笑地凝望着克雷斯道:“对你而言,或许它可以改变艾玛的命运……”
  明知这原本该是不可能的事情,可经历了这么多古怪的事情,克雷斯深知,信不信已经由不得自己了。他脱口而出道:“我该怎么做?”
  少年微笑道:“回想你自己与艾玛之间的种种,然后将一口精血吐在这只虫子身上,如果你和艾玛之间的确有那样深厚的感情,那么变回引起时间虫的共鸣……”
  说道这里,少年突然闭口不言,转口道:“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小子~”
  克雷斯刚想在说什么,氤氲的滞停领域骤然释放出刺眼的白光,克雷斯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双眼。
  空————
  似乎只是过去了一分钟而已,又似乎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远,克勒斯缓缓睁开了眼睛。
  四周一片狼藉,显然,这里依旧是刚刚经历了骨鸟军团袭击的游乐场。然而,恢复正常的旦尔诺迪斯和先前被其推开得以在灾难中幸免的小女孩都昏迷在了地上。
  深吸了一口气,克雷斯左手缓缓举起,平放在自己胸前,看着手中依旧冒着鼻涕泡打着呼噜的虫子,克雷斯难得地露出了一丝久违的微笑。

  …………

  “笨蛋小雷,你看你,又被魔物打伤了吧。我给你包扎一下~”

  …………

  “小雷,你看,今天院长爷爷好像有好转了耶~都是我的功劳哦~”
  
  …………
  
  “小雷,你不要太累了啦,天天都跟索尔去打魔物。虽然星屑很重要,但是你的身体更重要啊!”

  …………

  “呜呜,小雷,院长爷爷他、他好像……呜呜……都是我,医术太浅……”

  …………

  小笨蛋、小财迷,你本就不该是东大陆与神辉族间纷争的牺牲品啊!!别担心,你不会有事的!!
  克雷斯心中思绪万千,一口心血多口而出,那一瞬间,克雷斯恍惚了。
  他似乎看见,心血浇灌在时间虫背上的符号上,唤醒了沉睡的它。红光大放,时间虫脱手而出,飞上天际。刹那间,震撼的一幕出现了,粉红的丝线如结茧般缓缓包裹了整个天空,遮天蔽日之下,覆盖了整个世界!
  世界在这份包裹之下颤抖着、摇晃着,而克雷斯却缓缓的陷入了沉睡…

  …………

  …………

  …………

  “安雪,交给你了,结果了这只畜生吧!!”索尔一边朝着外围的低等魔物进行着扫射,一边扭头朝着正在与头目进行着交锋的安雪叫道。
  “好。”安雪全身剑气大放,眼看着一记呼啸狂澜斩就要劈下。可以预见,一旦这一击劈落,任何苦苦挣扎的魔物都将难以幸免。
  “等一下!!”一个声音传来。
  先前因为受伤而昏迷的克雷斯突然不顾伤势地大叫着向安雪跑来。
  “别过来!”安雪吓了一跳,要知道,当她的攻击开始凝聚时,就已经脱离自己的控制了。
  可克雷斯依旧义无反顾地奔了过来,挡在了一身黑袍的魔物面前。
  滋滋滋———
  青色的剑气一道又一道地劈在克雷斯面前,留下一道道血色的痕迹,可克雷斯却依旧没有挪移半步,就那么挡着。
  “克雷斯,你……”安雪刚想说什么,突然惊呆了,因为她分明看见,在剑气的震动之下,那魔物身上的黑袍突然被震落,露出里面雪白的肌肤和粉红色的短发!
  一只粉红色的蝴蝶振翼轻舞着,掠过这血腥的战场。

  …………

  苍穹的巅峰之外,莹白色头发的少年虚空伫立着,嘴角牵起一抹微笑:“克雷斯,这便是我赠你的、一个全新的未来……”
Good End:逆转的时之齿轮
◆dark
  眼看着对方扑来,克雷斯慌忙之下就是一记星辰爆。
  雷光电闪之下,黑影被白光覆盖。
  “呼…好险………”克雷斯刚松了一口气,瞳孔却突然收缩了。
  背后无端升起一丝冷意!
  黑气突然缠绕了克雷斯的身体,下一刻,他已经失去了知觉。
  普通的攻击显然难以造成什么伤害!
Bad End:冒失的后果
◆vomit slot

  呼呼~大家好~我是蛋蛋~
  这里是蛋蛋的自我吐槽环节。
  首先这个囧囧的排版实际上是模仿了某个帖子的说~【众:无耻~
  另外,如果看到上面有大片的空白,请不要惊慌,那是白字,只要刷一下就可以看到里面的内容了的说【众:泥垢!你当我们傻啊~
  那么,首先,蛋蛋要说的是……俺终于在刚在赶完了这篇坑爹的小番外~【众:PIA~
  这篇故事是我在玩过试玩版永夜之后想要改变结局的想法驱使之下写出来的,讲述了旦尔诺迪斯和克雷斯两人的基情故事【众:啥?!!
  口误~这篇故事讲述的是我以一个时空旅行者的身份来到永夜,试图改变这一切……【众:这熊孩纸的中二病又犯了~
  里面的一些坑爹的术语纯属自造~请不要较真~
  于是,通过阅读不同的故事篇章(小分支什么的),你将会从不同的角度了解到这个故事的前因后果……
  所以为了防止篇章内容以及最后的结局被泄露,所以全部打上了白字的说,大家请根据阅读需要进行选择哦~【众:坑爹!
  于是,虽然是艾玛和克雷斯的小剧场,但是其实真正的主角是我,也就是旦尔诺迪斯的样子……【众:往死里打!!
  由于这篇文章是我短短续续写了很多次的,所以里面有些中二神展开还请不要介意~
  嘛爹,最后说一句,请狠狠地喷死这篇文章(玄幻+中二什么的)吧,如果阅读中遇到了困惑或者发现了BUG欢迎提出~有糖吃~

评分

参与人数 1星屑 +30 收起 理由
LBQ + 30 抚慰金。。。。。

查看全部评分

本人目前已被作业山压死,有事请烧(call)纸(me)……

Lv2.观梦者

梦石
0
星屑
671
在线时间
532 小时
注册时间
2011-10-3
帖子
2237
发表于 2013-4-20 21: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活动马上结束了别都冒出来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拿上你的纸笔,建造一个属于你的梦想世界,加入吧。
 注册会员
找回密码

站长信箱:[email protected]|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Project1游戏制作

GMT+8, 2024-4-14 16:26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